>

新大纲对日本未来10年军事力量发展新方向的设定

- 编辑:威尼斯vns7908 -

新大纲对日本未来10年军事力量发展新方向的设定

新大纲对日本未来10年军事力量发展新方向的设定时间:2014-10-16 来源:未知 作者:小韩 本文字数:9717字 威尼斯vns7908 1

摘要: 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正式发布《2012美国军力评估报道》(民间版)和《2012日本军力评估报告》(民间版)。今天(当地时间19日)上午10时,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正式发布《2012美国军力评估报道》(民间版)和《2012日本军力评估报告》(民间版)。在《2012日本军力评估报告》(民间版)中提到,从海上自卫队方面看,日本“新防卫大纲”计划2015年前将过去的四个潜艇队增加为6个,同时潜艇数量由6艘增加为22艘,将五个警备区的五个地方舰队(每队3艘主力舰艇,共15艘)改编为四个(每队4艘,共16艘);同时,发展新型驱逐舰、潜艇和反潜巡逻机,进一步提高反潜和对舰作战能力,等等。上述这些举措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通过增强军力以及联合运用来加强针对西南方面的防务部署。从航空自卫队方面看,“新防卫大纲”计划在5年内将航空警戒管制部队8个警戒群20个警戒队调整为4个警戒群和24个警戒队,以强化防空指挥的职能;将那霸基地的战斗机部队由1个飞行队增加到2个,以提高西南地区的空中快反态势;加强西南地区的情报搜集与警戒监视态势,包括部署警戒雷达,保持无缝隙警戒监视态势;计划在冲绳改装并部署1套“爱国者-3”反导系统,以提高西南方向的弹道导弹防御能力,同时使全国六个高射群都部署上“爱国者-3”导弹。2012年航空自卫队还购入一套短程地空导弹系统、2套基地防空用地空导弹系统,并配备一个装备中程地空导弹的中队,目的是提高防空能力。报告指出,总的来说,这些军事部署的指向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增强情报收集和警戒监视能力;第二是强化对应能力;第三是加强灵活机动能力。这些措施的目的与2011年相比大同小异但更显突出,主要是加强对军事力量相对薄弱且远离本土的西南岛屿的防卫,为未来争夺钓鱼岛和干预台海冲突做武力准备,同时牵制中国海军突破第一岛链和走向蓝海大洋。

  一、在作战对象上,将把朝中作为主要对手

  在新大纲中,日本认为其安全环境与 “2010 年大纲”时相比,“进一步严峻”。“特别是日本所在的亚太地区,围绕领土、主权、海洋经济权益的‘灰色争端’呈增加趋势”,“中国的军事力量正走向更广泛和更迅速的现代化,其海洋活动也在迅速扩大和活跃”,“北朝鲜的核武器与导弹开发也进一步推进”。由此可以看出,未来 10 年,日本判断安全环境将 “日益严峻”,朝鲜及中国将成为其主要防范的作战对象,其军事发展也必将以此为牵引。

  ( 一) 认为未来全球安全环境依然复杂严峻

  新大纲中,认为虽然 “发生冷战时期人们所担忧的那种大国之间的大规模武力冲突的可能性较低”,但各种安全问题和不稳定因素日益凸显、尖锐,未来全球安全环境依然复杂严峻。一是 “国家间的相互依赖关系进一步扩展和深化,某个国家或某个地区发生的混乱或安全问题直接波及整个国际社会的风险性亦在不断加大”; 二是随着中国、印度等新兴国家的进一步发展和美国影响力的相对减弱,全球力量平衡发生变化,国际社会将继续朝着多极化方向发展; 三是 “国家间的传统地区纠纷依然持续不断”,同时围绕领土、主权、海洋经济权益等 “灰色争端”呈现增加的趋势; 四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弹道导弹扩散依然令人担忧,由管理软弱及国家分裂造成的国际恐怖主义扩散问题依然迫在眉睫; 五是各地区海盗活动持续不断,个别沿海国家依据国际海洋法单方面主张本国权利或采取相应行动,妨害公海自由; 六是确保太空和网络空间安全日益成为国际社会面临的重要安全问题; 七是精确制导武器技术、无人技术、隐身技术、纳米技术等不断进步和扩散,也将对未来军事战略和军力平衡造成重大影响。

  ( 二) 认为朝鲜是 “重大而紧迫的威胁”

  日本认为,朝鲜的近期军事动向,已成为影响日本乃至地区和世界安全的重大不稳定因素,“未来必须保持强烈关注”。特别是 “朝鲜坚持开发核武器和弹道导弹,甚至发出挑衅性言论暗示将对日本进行导弹攻击”,已对日本的安全造成了 “重大而紧迫的威胁”。一是朝鲜 “继续开发、配备和扩散以核武器为代表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有可能成为其运输手段的弹道导弹”,还 “保持有大规模的特种作战部队,不断巩固并强化不对称军事能力”。二是朝鲜在朝鲜半岛地区采取的军事挑衅行为以及对日本等相关国家发出的挑衅性言论愈演愈烈,屡次加剧地区紧张局势。三是朝鲜通过多次导弹试射,竭力提高远程化、精确化技术水平,其弹道导弹开发已进入新的阶段,以及不顾国际社会的警告进行核试验,不能排除其已实现核武器小型化、弹头化的可能性。

  ( 三) 认为中国是 “十分担忧”和 “强烈关注”对象

  新大纲以中国近年不透明地快速提升军事实力、在东海和南海采取改变现状的强势行为为借口,把中国作为 “十分担忧”和 “强烈关注”对象,是“影响地区和世界安全的隐患”。虽然在字面上来看,中国是仅次于朝鲜的日本第二位防范对象,但综合分析新大纲提出的建设方向、兵力部署、装备重点、核心作战能力建设等内容可以判明,朝鲜只不过是日本全面提升军事实力的一个表面借口,而中国才是其未来作战准备的真正对象。

  日本渲染 “中国威胁”的理由有: 一是中国希望在地区和世界事务中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并持续保持较大规模军费增长,军事力量飞速提升。二是中国竭力阻止别国军事力量接近其周边地区,增强非对称军事能力以妨碍其他国家在本地区的军事行动。三是中国增强军事力量的目的并不明确,在军事和安全领域仍然不够透明。四是中国在东海、南海等海空域的活动迅速扩展,特别是在存在海洋利害冲突的问题上,试图通过武力改变现状,呈现咄咄逼人的态势,并采取了有可能导致不测事态的危险行为,包括时常侵入日本领海或领空,并单方面划设 “东海防空识别区”,妨碍公海上空的飞行自由等。五是中国军队的舰艇和飞机出入太平洋已实现常态化,包括日本北方在内,其活动区域逐渐扩大,进一步活跃在更远的海空域。

  二、在发展方针上,将努力构建 “三大支柱”综合防卫体制

  在新大纲中,日本依据新制定的 “国家安全战略”及 《国家安全保障战略》,提出了以 “自身努力”、“强化日美同盟”、“积极推进安全合作”为支柱的新国防基本方针,明确了未来 10 年军事力量发展和建设方向。

  ( 一) 以 “自身努力”为根本,构建 “联合机动防卫力量”

  新大纲强调,“只有自身的努力才是确保安全的根本所在”。认为 “要防止直接威胁危及我国,并在威胁危及时予以迅速排除并使损失降至最小”,军事力量是 “国家安全的最终保证,是坚决扞卫国民生命与财产、领土、领海和领空安全的意志与能力的体现,保障我国安全的根基惟有我国自主的防卫努力。”表明日本未来在国防建设上将更加重视自主防卫力量建设以及“扩展自身能够发挥的作用”。未来,日本将采取自卫队联合运用、军地协作、综合演训等措施,强化应对各种事态能力,完善履行多样化任务机制;同时着眼未来安全环境的不断变化,从整体优化核心作战能力和灵活、有效地应对的角度,构筑以广泛后勤支援为支撑、具备高技术和情报指挥通信能力、在软硬件方面拥有快反性、持续性、坚韧性和联通性的 “高实效性的联合机动防卫力量”。

  ( 二) 以日美同盟为基轴,强化共同威慑力

  新大纲强调,“在我国周边安全环境进一步严峻的情况下,加强日美同盟对于我国正变得比以往任何一个时期都更加重要。”基于这一认识,日本将把日美安全保障体制与自己适度军事力量作为共同构成安全保障的基石。

  为强化日美同盟的威慑与应对能力,将采取以下措施构建新型同盟关系:

  一是增强日美同盟的威慑力和应对能力。首先,以强化日本自身的能力为前提,推动修改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扩大日本承担的责任与义务,进一步强化日美防卫合作。其次,将强化日美在西太平洋的存在,建立从平时到战时的无缝合作,包括在 “灰色争端”中的合作。再次,将继续推进日美联合训练演习和情报监视侦察行动,扩大军事设施的共同使用,并进一步密切在弹道导弹防御、计划研讨作业、扩大遏制协商、事态应对及中长期战略等方面的行动合作和政策协调。

  二是强化、扩大广泛领域的合作。首先,加强反海盗、能力构建支援、人道主义救援、灾害救助、维和行动、反恐以及海洋、太空和网络空间领域的合作,共同 “维护亚太地区及全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其次,以美军在东日本大地震中实施 “朋友作战”为基础,进一步加强自卫队与美军在灾害应对领域的国内外合作。再次,不断加强、扩大在情报共享、信息保密以及装备、技术等领域的广泛合作,构筑稳定高效的同盟关系。

  三是稳步推进美军驻留有关政策措施。通过支持驻日美军顺利、有效的驻留,稳步落实驻日美军的整编,在保持美军威慑力的同时减轻当地的负担。包括普天间机场的搬迁在内,通过推进驻冲绳美军基地的整合、缩减和负担的分散等,减轻冲绳的负担。

  ( 三) 以国际安全合作为平台,强化参与构建未来安全新秩序

  新大纲认为,“亚太地区安全环境正在进一步严峻,减轻区内的对抗局势与相互防范心理将继续成为重要议题。”“全球安全议题仅靠一国应对已极为困难,重要的是要与国际社会加强日常合作。”因此,日本未来将加大塑造亚太地区秩序和积极参与全球安全事务。

  在亚太地区安全上,强调 “防卫省和自卫队要积极地为区内的秩序和合作关系的建立做出贡献”,未来将明显突出地区秩序塑造。一是将进一步强化与同盟国的合作。通过推进包括抢险救灾、维和、反恐等在内的国际活动,深化日澳、日韩双边,日美澳、日美韩三边的合作,努力构建亚太新型安全体制。二是将建立地区互信,并深化安全合作。鉴于 “中国和俄罗斯对地区安全拥有巨大影响力”,日本将 “本着相互理解的精神推进与其之间的对话与交流”; 鉴于 “区内力量平衡的新变化,进一步推进与东南亚各国等区内伙伴国之间的关系不可或缺”,未来将加大联合训练或能力援建等具体合作力度,并加强与印度在海上安全领域上的合作; 以政府对外开发援助( ODA) 为支撑积极推行 “能力援建”活动,构建维持地区稳定的基础。

  在参与全球安全事务上,努力显示日本的 “存在”。一是将大力加强国际合作,谋求 “安全环境的稳定”。首先,“与美国等在国际安全上拥有共同利益的国家展开经常性合作”,参与全球安全管理。其次,“继续强化裁军与军控、防扩散等各种努力,同时积极推进国际和平合作、反海盗和能力援建等各种活动”,努力在 “地区冲突、国际恐怖主义的扩大与扩散,以及失败国家及大规模杀伤武器的扩散”等全球安全问题上 “做贡献”。再次,“进一步推进与北约和欧洲各国间的合作”,共同应对全球安全问题以及网络、太空等安全问题。二是将积极推进 “国际和平合作”活动。首先,将完善参与国际维和行动的保障体制,“强化可满足在非洲等远方地区展开活动的运输能力和通信能力,并为保障相关活动顺利、可持续的实施而调整安保、后勤补给、卫生勤务和情报搜集等体制。”其次,“积极派遣自卫队员到维和司令部 ( 包括高级职位) 或联合国维和局等岗位任职”,并以此为目标,从中长期角度推进国际性人才队伍的质量、数量建设。其三,完善派遣当地的安全保障体制,如 “营区的联合防护、紧急情况下的平民保护、他国军队在和平建设领域的援建等活动”。其四,着手建立长期海外基地,为有效实现 “海外派兵”提供保障基础。

  三、在力量建设上,将强化应对岛屿冲突、导弹攻击等事态的作战能力

  新大纲从 “快速建设有效防卫力量”的观点出发,在充分考虑与美军兼容性的基础上,基于联合运用角度对未来有效遏制和应对各种事态的作战能力进行评估,明确提出未来将以西南地区防卫为重点,强化以下九种作战能力建设。

  一是强化警戒监视能力。新大纲认为,“要实现 ‘有效威慑与应对’,必须对日本周边实施广域常时不间断的警戒监视,并充实各种装备,以提高早期发现各种事态征候的能力。”具体将加快引进超高空滞空型无人机步伐,强化其广域常时不间断警戒监视体制; 加强日本周边海空广域、常态监视能力,强化对飞机、舰艇等目标的监控,并建立能适应形势变化的灵活应对体制。

  二是提高岛屿防卫作战能力。新大纲认为, “制海优势和制空优势是针对岛屿地区攻击采取有效应对的前提。”为此,日本未来 10 年将强化运用飞机、舰艇、导弹等装备应对岛屿攻击的能力; 将强化联合作战能力,尽可能在海上阻止对岛屿的入侵攻击,并新建一支水陆两栖作战力量,以便发生岛屿攻击时能确保快速登岛、夺岛; 将加强后勤支援能力建设,保障自卫队迅速、持续地应对西南地区岛屿攻击。三是加强情报搜集能力。强化情报搜集、处理体制及对已搜集情报的分析、共享体制,以便尽早发现事态征兆,迅速进行应对,并根据周边中长期军事动向采取各种应对措施; 扩展人力情报、公开情报、电波情报、图像情报等的 “情报搜集功能”及通过无人机实现的 “常态监视功能”,全面强化“地理空间情报功能”,确立综合、系统培养高水平情报搜集、分析人员的体制。

  四是强化运输能力。加强与民间运输力量的常态化合作,增强海空等联合运输能力,提升快速、大规模的运输和部署能力,及时向作战地区机动、展开部队。

本文由军事详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新大纲对日本未来10年军事力量发展新方向的设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