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着世界一流军队目标奋进

- 编辑:威尼斯vns7908 -

向着世界一流军队目标奋进

实现“强军梦”的意义与根本目的时间:2014-10-16 来源:未知 作者:小韩 本文字数:7852字 图片 1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同志以恢弘的战略视野,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高度,提出“到本世纪中叶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的宏伟目标,极大地丰富拓展了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的科学内涵.提出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意义重大提出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既是对新时代我军建设发展的高远筹谋,更是对强国与强军相统一内在规律的深刻把握,对于建设同我国国际地位相称、同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具有重要引领作用。要成为世界一流军队,就必须把适应世界新军事革命发展大势和国家安全需求的要求细化到国防和军队建设各领域,按照世界一流军队标准全面推进军事理论现代化、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军事人员现代化、武器装备现代化。

  一部人民军队的历史,就是一部党领导人民军队并在“强军梦”的牵引下,不断克服各种艰难险阻,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历史。

战略;世界军事;指标体系;军队现代化

  一、“强军梦”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支撑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大国的兴盛必须有强大军队作支撑。纵观世界历史,无数国家的兴衰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颠扑不破的真理。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同志以恢弘的战略视野,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高度,提出“到本世纪中叶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的宏伟目标,极大地丰富拓展了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的科学内涵,明确了新时代人民军队由大向强的目标定位。我们要深刻理解和把握这一奋斗目标,沿着中国特色强军之路奋力前进,努力使我军早日跻身世界一流军队方阵。

  政治决定军事,军事服从政治,这是马克思主义关于政治与军事关系的基本观点和原则。当今时代,中国最大的政治就是以和平发展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平必须强军,强军为了和平;复兴包括强军,强军支撑复兴。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意味着,我国目前正处在由主要应对“生存威胁”向主要应对“发展威胁”的历史性转变时期,我军的职能任务正在由保卫国家“主权边界”转化、拓展为保卫国家“利益边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意味着,一个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必将屹立于世界的东方,她既是一个在世界上有着重要影响的大国,同时也将是一个统一而完整的社会主义大国。而要以和平发展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一刻也离不开军事实力的坚强后盾和战略支撑。可以说,“建设与我国国际地位相称、与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的“强军梦”,就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支撑。

提出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意义重大

  首先,保障国家利益的拓展,实现和平发展,离不开强大军事实力的战略支撑。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是要到建国 100 周年时,中国成为中等发达国家,整体地看,以 20 世纪和 21 世纪的交汇点为分界线,分为前后两个阶段。前 50 年属于民族复兴的起飞阶段,主要解决民族生存问题。经过多年奋斗,这一阶段,我国已经摆脱了自 1840 年以来长期存在的强敌入侵压力,人民生活初步达到小康水平,中国人民的生存安全获得了根本保障。后一阶段进入民族复兴的腾飞阶段,主要解决发展问题。在此阶段,中国将成为世界强国,全面实现中华民族新的伟大复兴,与之相适应,国家的安全需求也由保卫生存转变为保障发展,我军的职能任务也由保卫国家“主权边界”拓展为保卫国家“利益边界”,军队的功能也由“本土防卫”拓展为在更大地区和世界范围内发挥作用。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的道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需要和平的国际国内环境,这符合和平与发展的世界潮流,体现了历史的必然、时代的必然。然而,必然性并不等于现实性。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良好愿望并不能改变国际政治的本质。当今世界和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仍然由国际垄断资本主导,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依然存在。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大国,其快速发展必然遭到来自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和各种反华势力的阻挠、打压和遏制,这是由国际垄断资本的本质所决定的。我国当前和今后所面临的一切安全威胁,不论是传统的还是非传统的,不论是领土主权方面的还是战略资源方面的,都将集中表现为干扰、破坏、延缓、阻止中国的快速发展,都将成为危害中国发展的安全问题。中国要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拓展自己的发展利益,就不能没有强大的军事力量。着眼民族复兴第二阶段的安全需求,维护和保障国家利益拓展,中国必须具备打破“遏制”、制衡强权的战略能力。

提出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既是对新时代我军建设发展的高远筹谋,更是对强国与强军相统一内在规律的深刻把握,对于建设同我国国际地位相称、同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具有重要引领作用。

  这些战略能力包括:以人民战争的整体威慑力量为基础,以核威慑为支柱,同时兼具太空威慑和常规威慑能力的战略威慑能力;以中远程弹道导弹、巡航导弹、精确制导炸弹、隐形飞机和 C4ISR 系统为主要武器,以保卫重点城市、重大能源设施、重要军事目标为目的,以有效抗击敌空天袭击特别是隐形飞机、巡航导弹、战略弹道导弹袭击为主要任务,以远程精确打击能力为核心的战略防空能力;以天基情报信息网络建设和天地间往返运输能力为基础,以准确化的全球卫星导航定位和一体化指挥控制为重点,以空间防卫综合保障能力为核心的空间防卫能力。只有这样,才能为维护国家发展的战略机遇期提供坚强的安全保障,为国家利益的拓展提供战略支撑,才能确保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大局不被冲击,才能有效维护国家日益拓展的战略利益,确保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不被中断。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力量支撑。强国必须强军,军强才能国安。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是中华儿女的夙愿和期盼。近代中国在与西方列强的较量中,孱弱的军事力量成为最先倒下的那一块“多米诺骨牌”。反之,军队强则国运昌、民安康。在新时代,军事能力更是强国的关键指标、保底手段、核心支撑。我们越是发展壮大,面临的阻力和压力就会越大,遇到的风险和挑战就会越多。只有坚定不移向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目标迈进,我们才能夯实国家安全发展的坚实基础,突破国家发展的“安全困境”,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坚强力量保证。

  目前,世界正处于大变革、大调整的动荡期。冷战结束以后,世界总体局势两次进入变更动荡时期。

赢得世界军事竞争主动的战略抉择。当今世界,新军事革命大潮汹涌澎湃,各主要国家都在积极抢占军事竞争新的制高点。历史表明,每一次军事革命都会成为各国军事实力消长乃至综合国力盛衰的分水岭。狂飙突进的新军事革命为我军发展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当今中国,军事发展必须摆脱模仿跟随的路径依赖,进入加速发展、跨越发展的新时代。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既是中国由大向强的内在要求,更是顺应世界军事发展大势必须实现而且能够实现的目标追求。

  第一次是从两极格局向一超多强的转变时期,也是向美国主导的单极格局转变的动荡期,它发生在冷战后约 15 年之内的时间。第二次是从美国主导的单极格局向未来格局过渡的动荡期,发生在现在到未来的一段时期。这一时期是大国力量调整和变更的重要时期,如果新崛起国家的实力继续快速增长,那么将巩固世界多极化的趋势。应对世界局势的变更与调整,需要加快军事力量建设。如同马车车夫在走过泥泞道路时必须抓紧缰绳一样,一个国家在面临动荡时期到来时,应当抓紧军事力量这个缰绳,加快军事力量建设,为国家发展提供战略支撑,确保国家核心利益持续发展,不受损害。

推动国际格局和平重塑的积极因素。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遇之大变局,国际战略格局、全球治理体系、全球地缘政治格局、综合国力竞争发生重大变化。变化越深刻越剧烈,维护世界和平的任务就越艰巨。习近平同志强调:“中国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既通过维护世界和平发展自己,又通过自身发展维护世界和平。”正在走向强大的中国和日益强大的人民军队,始终是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力量。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必将为营造和平稳定、平等互信、合作共赢的国际安全环境增添更为重要的砝码,成为世界和平的“压舱石”。

  其次,具有世界性影响的大国离不开强大军事实力的战略支撑。众所周知,就一个国家而言,中国是一个大国,是一个具有世界性影响的地区性大国。什么是大国呢?关于大国的标准,战国纵横家张仪指出,“秦地半天下,兵敌四国,被山带河,四塞以为固。虎贲之士百余万,车千乘,骑万匹,粟如山积。法令既明,士卒安难乐死。主严以明,将知以武。虽无出兵甲,席卷常山之险,折天下之脊,天下后服者先亡”。这一剖析实际上指出了作为大国的基本标准:幅员辽阔(地半天下),具有抗衡其他国家联合起来的实力(兵敌四国),地势险固(四塞以为固),军事力量强大,经济实力雄厚,国内政治清明,制度先进(法令既明,士卒安难乐死。主严以明,将知以武),具有巨大的威慑力(天下后服者先亡)等。作为一个大国,中国潜在的对手和可能面临的主要对手不是那些中小国家,而是在全球范围奉行霸权主义的强国,是对中国奉行遏制政策的世界大国。所以,中国军事能力的比照对象也应当以此为依据。客观地讲,由于无法在所有领陆、领海、领空范围内有效行使主权,当前中国军事能力尚处于军事能力九个层次中的第二和第三个层次之间,最高可接近第四个层次。这突出表现为中国军事能力还处于防御状态,无法在所有领土范围内发挥决定性作用,在地区事务中军事能力的优势也不够明显。中国要成为具有世界性影响的大国,至少需要具备能够在地区占有明显优势的军事力量,需要具备在世界其他一些地区发挥影响作用的军事力量,即在全球范围内具有一定的威慑能力。如有可能的话,中国的军事能力还需要达到第七、第八层次,即可以有效进入潜在对手或主要对手的领土范围,具有全球打击和主导能力。邓小平同志说得好:“如果六十年代以来中国没有原子弹、氢弹,没有发射卫星,中国就不能叫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国际地位。这些东西反映一个民族的能力,也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标志。”

  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今天,中国更需要发展自己的军事能力。只有建设巩固的国防和强大的军队,中国才能真正成为有世界性影响的大国。历史上,无实力的大国从来都不叫大国,也不会受到别国的尊重,相反,却往往成为受侵略、遭蚕食的对象。无论古今中外,“国虽富而兵不强”,最终往往很难摆脱财富流失、国家衰亡的厄运。中国古代的宋朝如此,石油富国科威特、利比亚同样如此。已经摆脱帝国主义侵略压迫的中国人民,决不会忘记历史的灾难,决不会允许历史的悲剧重演。

  我国思想家冯桂芬曾经针对我国大而弱、富而弱的状况指出:“不自强而有事,危道也;不自强而无事,幸也,而不能久幸也。”

  周恩来总理也曾站在国家全局的高度指出,必须要有实力,没有实力人家就瞧不起我们,就欺负我们,凡文事者必有武备,从来如此。事实上,作为一个大国,在世界上同其他国家合作与交流也离不开强大的国防和军事能力。没有这一条,强者就瞧不起你,就没有合作和交流的可能,至少是没有平等的合作和交流,更不会有高层次、高效益、深入广泛的合作和交流。

  例如,新中国建立初期,由于国防和军事实力弱小,美国并没有积极与我们开展合作与交流。经过抗美援朝、抗美援越战争之后,美国变得“客气”多了。目前,中国军队的现代化水平虽然有所提高,但主要矛盾仍很突出,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能力非常有限,不断提高军事能力仍然是未来一个阶段军事战略调整的核心任务,军事实力始终是支撑中国大国地位的重要支柱和强大后盾。

  再次,中华民族实现完全统一离不开强大军事实力的战略支撑。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当然包括国家的完整统一,像中国这样直到今天仍未实现完整统一的大国,这在世界范围内是绝无仅有的。完成祖国统一是新世纪中国的三大任务之一,是海内外中华儿女的共同心愿。维护国家统一与民族团结,对中华民族来说,不是一时的政治诉求和一般的政治选择,而是千百年来华夏历史积淀中形成的一种强烈的历史意识,是牢牢植根于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沃土之中的民族情感,是中华民族世代传承的至高无上的社会心理和基本价值观。一般来说,实现祖国的统一有两种情况,一是和平统一,二是必要时的武力统一。无论是和平统一还是武力统一,强大的军事能力都是必备的力量保障。在国家统一问题上,中国政府一贯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基本方针,这是中国政府从两岸的实际出发所做出的重大战略决策,符合两岸人民的根本利益,有利于中国集中资源用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有利于海峡两岸同胞感情融和,更有利于最大限度减少损失和内耗。因此,中国必须具备维护两岸和平发展、实现祖国完全统一的军事能力。这种能力包括:对台军形成绝对优势,使台湾当权者看到“以武谋独”

  是死路一条;对美、日形成阻止军事介入台海事务的能力,使其看到轻度介入无济于事,中度介入作用不大,高强度介入得不偿失。从美国对中国的军事实力评估来看,当前大陆距离实现祖国统一的军事能力还有较大差距,在美、日和台湾地区都在继续加强军事力量建设的情况下,中国要维持台海地区的和平稳定并实现祖国和平统一,就一定要坚定信念,加紧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切实增强军事实力。要充分认识到,军事斗争准备是祖国统一的坚强后盾和战略支撑,也是军队建设的重要着力点,是任何形式实现国家统一的基础。在国家统一问题上,军事手段准备得越充分,和平解决的概率就越大,军事力量运用得越深入,国家统一的进程就越平稳。中国必须拥有在周边发挥决定性作用的军事力量,必须拥有对干涉之敌在本地区实施军事行动的战略威慑能力和在外部因素影响下达成战略目标的实战能力。只有这样,中国的完全统一才有可能,中国作为一个有影响的世界大国才是名副其实的。

  二、“强军梦”是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的重要引擎

本文由军事详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向着世界一流军队目标奋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