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紫菜戒指汤

- 编辑:威尼斯vns7908 -

紫菜戒指汤

  听高年级的人说,我们学校里杀过人。虽然过去了五六年,但是破案的时候特邪门,所以现在听了都会让人瞬间全身发冷,这也是学校把后面的餐厅拆掉搬到前面的原因。
  佩佩和欣子是室友,因为中学住校的少,所以这间宿舍就住了她们两个人。这天晚自习的时候佩佩意外捡到一个戒指,很重也很细腻,应该不是白金的也是银的,她一阵狂喜,不等下课就急匆匆跑回宿舍给欣子看——这几天欣子身体不好一直没上课。
  回到宿舍的时候欣子正坐在床上发呆,佩佩拿出戒指,她脸色大变,紧张的呼吸使胸口跟着剧烈起伏,过了久才问:“你这……这……是从哪捡的?”
  佩佩看着欣子一脸迷茫:“我从大餐厅那捡的呀。”
  “这戒指你不能戴!”欣子突然夺过戒指大声吼叫,佩佩更加迷糊。
  “为什么?”
  “我说不行就是不可以!”
  佩佩奇怪了,她伸手摸下欣子的额头问:“怎么啦,你没烧坏脑子吧?”
  欣子猛地抬头向佩佩投去两道怨毒的眼神,是那种佩佩从来没见过的,佩佩的心猛的一紧,她盯着欣子的眼睛往后退几步小心地问:“要不……要不就借你戴……一星期?”
  欣子笑了笑说:“呵呵,这还差不多。”
  佩佩再看欣子的时候发现她还是以前那样漂亮可爱,简直怀疑她刚才看到的是幻觉,后来她们开始聊女孩子的秘密话题,谁也没再提那个戒指的事。
  第二天佩佩睡到很晚,醒来以后发现欣子不在,心想反正她也不用上课,肯定是出去玩了,于是刷牙梳头,然后洗把脸一个人去餐厅吃饭。
  这天早餐很丰盛,有紫米粥、金瓜粥、疙瘩汤、胡辣汤,还有紫菜汤,可是没有欣子作伴佩佩食欲也不太好,就打了一个花卷和一份紫菜汤坐在角落里一个人吃。这顿饭本来吃的就无聊,所以吃得也很慢,吃到一半她心不在焉地用勺子慢慢搅动剩下的紫菜汤,突然听到有金属东西撞击饭盒,发出“当当”的声音,捞起来一看,她哇地大叫一声瞬间丢到桌子上,然后脸色苍白坐在那里发抖。原来,她捞起来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一根戴戒指着的手指!
  那根手指,早已经被煮到了紫色,肌肉和皮肤收缩起来,外面露出一小节白骨,最吓人的是指根处长长地拖着两条白色透亮的筋,一看就是生硬地从人手上掰下来的,如果不是那个戒指,几乎看不出来是手指还是什么动物的爪了。旁边的女生吓哭了,过了很久佩佩才反应过来,头也没回就哇地一下吐了一桌子,差把肠子吐出来。
  “报警……”、“快打110……”男生们也开始凌乱,最后有人打了110,不一会外边就传来警车凄厉的尖叫,一群警察牵着几条大狗在人身上胡乱闻,餐厅里又是一片哭声。
  一整天,佩佩也没上好课,那根让人毛骨悚然的手指一直在眼前闪过,到了晚上更是觉的有无数只眼睛在盯着她看,她想哭,可是根本就不敢哭出来声音。这时候欣子也没睡着,见佩佩把身体缩成一团,抖得整个床乱响,便走过去问:
  “你怎么啦?”
  “我……我、我怕……”佩佩牙齿撞击发出“咯咯”的响声。
  “呵呵,有姐在,不怕,要不你挤到我床是睡一晚上?”
  佩佩抬头看看她,心想不会她也是害怕得睡不着吧?这时候欣子好像看穿了她的情思,轻笑一声说:“嘻嘻,就算我也害怕睡不着觉吧,姐不笑你。”
  然后佩佩终于说服自己睡到欣子床上,尽管两个人抱得很紧,她还是感觉心里一阵阵发凉,冷汗湿透了被子:“欣子姐我……我还是害怕……”
  “呃,没事,要不这样,咱们找地方把自己喝醉也就忘掉害怕了。”
  佩佩想只好这样了,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于是两个人穿好衣服偷偷翻出学校的围墙。
  街上已经没了路灯,只剩下昏暗的月光照的两个人全身惨白,佩佩和欣子在街上转了一大圈才找到一家不太显眼的小餐馆,餐馆里的灯光也透出几分诡异。因为是花钱求醉,她们谁也不多说话,不一会就喝光了五瓶啤酒,欣子还喝了不少白酒,她醉了,哭了,很伤心,她说男友要和她分手,她不想活了,这时候佩佩真的忘记了害怕,反而倒担心欣子会做傻事最后两个人都醉到一塌糊涂。回学校是不可能了,佩佩便费了很大力气把欣子搭到郊区租了一间日租房住下。这一夜佩佩一直都抱着欣子睡,怕她跑出去发生什么意外。
  佩佩直到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多才睡醒,她还是感觉头痛的很,耳朵里像塞了两团棉花呜乌直响,等反应过之后一摸身边,欣子那边早就空了,她突然想起欣子晚上说的话,整个心脏瞬间冻结,连衣服都没顾上换,光着脚就跑回学校。这时学校已经被警察包围了,有人说抓到了凶手,这个杀人案破了。
  原来,半年前欣子和职中的一个很帅的男生交往,后来那个男生在欣子的生日party上认识了佩佩,他又开始猛追佩佩,半年以来这个男生一直和两个女孩约会,两个女孩也都喜欢他。直到前几天,欣子逼男生在她和佩佩之间做选择,男生约她晚上在餐厅后边见面,他们吵了架,最后男生不小心推倒欣子,她的头正好撞到了墙角,男生害怕就把她用塑料袋包好埋在旁边的煤堆里。
  这时候,凶手被人押着走出警戒线,接着几个穿白衣服的警察从里面抬出来一具女尸,大家尖叫后退,谁也不敢看,但还是有胆大的人发现女尸的一只手伸出白单外边,那只手的一个指不见了,露出惨白的骨头。
  “都怨我都怨我!是我昨天晚上睡太死了害她出事的……”佩佩哭着大叫,一个男生盯着她看了好一会才说:“有病啊你,人都死一星期了,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啊!”
  这时候几个女生向她投出鄙夷的眼光,有人说:“不怨她怨谁,居然挖好姐妹的墙脚,真卑鄙……”
  “什么,你说什么?”佩佩惊恐地睁大眼睛后退几步,然后颤抖着蹲到地上,接下来一阵眩晕,她昏迷了……   

图片 1

文/安安

1.

那个周末的早晨,我刚刚从睡梦中醒来便接到了小英的电话。

电话接通,我听到小英哽咽的声音,心一下子悬了起来,瞬间心里产生了许多种疑问和猜测:她哭了,发生什么事了?她出什么事了吗?还是她家里出事了?

产生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我和小英在一起两年多,她一直是个乐观开朗的女生,除了少数几次吵架被我气哭之外,她很少哭。

当时的我特别着急,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连忙问她怎么了。

“我把戒指弄丢了……”

听到她这么说,我之前的紧张感瞬间就消失了。

那枚戒指并不珍贵,是去年春节前我和小英逛街路过一家银饰店时买的,正好过段时间是小英的生日,我就当提前送她生日礼物吧。那是专门的情侣戒指,一个在我手上,一个当然是在小英手上,我亲手为她戴上,戴在了左手的无名指上。

小英一边哭着一边告诉我:昨晚因为舍友想看看她的戒指,她便将戒指摘下来,然后外出办事去了,等回来后便忘记了这回事,早晨起床洗漱时发现自己的手上没戴戒指,便问舍友,可舍友说她昨晚看完就将戒指放在宿舍的桌上了,只是忘了告诉小英,后来看到桌子上的戒指不见了,还以为小英看到拿走了呢。

小英说她快把宿舍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便急的哭了起来。

“傻瓜,那又不值钱,哭什么,完了重新买一个不就好了,乖,不哭了……”

我安慰她道。我当然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着急,因为那戒指是我送她的礼物,因为那戒指是一对情侣戒。

我还记得当小英戴上戒指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就连看我的眼神都充满了爱意。那天我们两个人一直手牵着手,牵着的两只手上都戴着戒指。

2.

小英是一个很聪明的女生,这枚戒指对她来说不光是一件饰品,更是一种表明身份的标志吧,当然,这个观点是她告诉我的。

本文由集团文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紫菜戒指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