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梦岁月

- 编辑:威尼斯vns7908 -

追梦岁月

  一、年少离家追逐“修车”梦
  那是,四年前的九月,重阳佳节刚过不久,十七岁的李二毛本应该和其他孩子一样,背上书包,穿上校服,进入高中阶段的求知生活。就在全家人为李二毛的入学紧锣密鼓的准备的时候,十七岁的李二毛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放弃读高中。全家人听他那么一说,都当他只是在开玩笑,并没有理会他,更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李二毛却一本正经地重申了一遍:“我不读书了。”
  这时全家人的眼光都投向了他,并问:“你小小年纪不读书,你要做那样?”李二毛顺了一口气,说:“我要去学修车。”全家人听他这么一说,惊讶之余,也觉在理。
  李二毛自幼爱车。在他几岁的时候,自从慈爱的父亲用一块木板加上自制的三个木轮做成了一辆可以自由滑行的“板板车”递给他的那一刻起,他就爱上了车,而且在以后的日子里自己也做成了“板板车”。李二毛读初中的时候,就用自己平时节省的零花钱,买了一辆二手的自行车,每周往返于家和学校之间。也许是对车的热爱,也许是意识里潜有的天分。车坏了,李二毛从来不找修车师傅,完全靠自己摸索解决,人们常说:“久病成良医。”李二毛多次的维修经历练就了他熟练的自行车维修技术,和专业维修师傅难分伯仲。
  全家人都知道,李二毛对车的热爱和执着。
  尽管如此,大家都劝他先读书。修车,等读完高中再去。
  李二毛却依然坚持。
  这时,李二毛的父亲提高嗓音,略带生气地说:“你去修车?老子怕你滚滚儿(车轮子)都抱不动。修车。你修凯哪样车!修车修得一辈子?”坐在一旁的母亲也说:“二毛,你还小,修车修不得一辈子,要读书才有出息。再说你还这么小,去修车人家也不要你。”
  不,我就是要去修车。
  母亲说:“你为哪样硬是要去修车呢?”
  在父亲的责备下,李二毛的眼睛早已湿润,带着哽咽的话语回答到:“卯林(李二毛的哥哥)马上读大学,我再读高中,我们家本来就穷,哪里送得起嘛!”
  李二毛话音未落,怒气未消的父亲接过话说:“没得钱也不关你的事,你只要好好读你的书就行。”
  坐在一旁的母亲不再说话。
  李二毛说:“妈,三爹(李二毛的父亲),我去学修车,我一定不讨嫌(顽皮),我一定好好的学修车,将来开个自己的汽修厂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李二毛的坚持下,全家人也都只得“屈服”。
  学修车,去哪里学呢?一时间,全家人不知所措。
  为了给李二毛找一个修车的地方,全家人开始多方打探,经过几番波折后,得知李二毛的一远房亲戚认识贵阳一汽修厂的老板,全家人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到李二毛的亲戚家,简单地描述了李二毛的情况后,李二毛的亲戚决定带着他去贵阳拜师学艺。
  农历九月十七日,那天的天气似乎有些反常。金秋时节,本是秋高气爽的日子,一时间怎么会雾霭重重,遮蔽了整个天空,好像是在挽留什么。
  走了,走了,走了……
  李二毛走了,带着他极其简单的行李,带着他的“修车”梦想,带着他的青春走了。
  那一天,全家人没有去为李二毛送行,只是站在自家的门口,父亲和哥哥都没有说话,只有母亲在不停地提醒着:“天气凉了要多穿衣服,每天饭要吃饱,记得常打电话回家。”
  李二毛没有回头,好像什么也没听见,只见他瘦小的身躯,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那弯弯曲曲的小路中。
  
  二、不怕脏和累潜心学技艺
  一路上,李二毛沉默不语,只是不停地四处张望,似乎是想通过那透明的车窗寻找什么或是要记住什么,也许是要记住母亲的叮嘱,也许是要记住父亲和哥哥那一脸淡定又不舍的表情,也许是要记住家乡的一草一木,也许是要记住身后那条越走越远的路……
  汽车抵达贵阳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初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李二毛没有四处张望,只是跟在他亲戚的身后来到他亲戚的临时住所,放下行李。
  也许,是早就知道李二毛要来,亲戚的家属早在不远处的饭馆里预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看到满桌色味不一的饭菜,李二毛好像没什么胃口,只是简单地吃了一点就放下碗筷。再次回到亲戚的住所,亲戚问:“要不要出去看看?”李二毛摇摇头以示回答。李二毛简单洗漱一番后睡下。
  第二天,李二毛起得很早,洗漱完毕等待出发去修理厂。看着早起的李二毛,亲戚很吃惊。吃过早餐后,亲戚骑着摩托车带着李二毛,穿过几条小巷,来到了“鸿运汽车修理厂”,见到了汽车修理厂的李老板。
  “小伙子,多大了?”
  李二毛吱吱唔唔地回答道:“十七岁。”
  “十七岁?这么小不在家读书,为什么要来学修车呢?”
  李二毛没有回答。
  当修理厂的大门打开后,看着在不到一百米的前方,摆放着一辆辆等待维修的汽车,一个车轮子都比他的人还高。李二毛有些傻眼了,李二毛暗想,我的天,这么大的车怎么修哦!看着李二毛惊呆了的样子,李老板笑了,派人给他安排了住宿,指定一个瘦瘦高高的刘师傅带他。
  李二毛跟着刘师傅来到修理车间,看到一箱大小不一,叫不出名字的东西。刘师傅细心地给他一一的介绍每种维修工具。李二毛只是不断地点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刘师傅说:“不要着急,现在只是让你有一个大致的了解,至于这些工具具体怎么用,以后一边学一遍用,你自然就知道了。”
  李二毛每天跟着刘师傅认认真真地学习修理技术,由于刚开始接触很多东西都不懂,汽车的一些零件太过于笨重,对本就瘦小的李二毛来说倍感吃力。因此,不时被师傅“责骂”也是常有的事儿。
  记得那是李二毛去学修车的第一年,那时也是寒冬腊月,贵阳的天气早已是冰雪覆盖。一天深夜,李二毛跟随师傅去贵阳一个叫“扎佐”的地方修车。是夜,白雪飘飘,寒风刮在脸上好像刀子刮过一般,锥心的疼,手里握着的工具就像是冰棍一般冰冷刺骨。李二毛不时放下手里的工具,搓搓手、跺跺脚,以抗拒寒冷。师傅见耽误了维修的时间,有些生气地说:“你搓什么搓,冷得很?”寒冬腊月的天气怎么会不冷呢?但是为了加快维修的进度,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有了这次经历,以后不论遇到什么困难,李二毛总是默默地坚持,从不轻言放弃。
  修车最大的问题,也是必须要面对的问题,那就是一个“脏”字。每天都在汽车的轮子下面操作,地上的泥土,车身里面的机油,柴油。每天除了眼睛以外,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点干净的地方,俨然一个江湖“蒙面高手”。
  对修车的人来说,洗澡是最为心烦的一件事。春夏季节还好一点,如果在秋冬时候就特别的困难,因为天气比较寒冷,感冒是常有的事儿。所以他们很多时候的选择就是不洗,就穿着脏兮兮的一身,找来一块木板或是纸板什么的将就睡上一晚,有的时候修车太过劳累的时候,哪怕是冷冰冰的地板,也是倒下就睡。有时候来不及洗脸刷牙,双手分不清是白色还是黄色,就开始吃饭是常有的事儿。
  三年的青春岁月就这样在修车厂里面悄然流走。三年的时间里,李二毛很少给家里打电话,回家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一个十七岁的青春少年,在苦与累之间,在冷与热之间,在他乡与故乡之间,追逐着他的梦想,燃烧着他的青春。
  
威尼斯vns7908,  三、学艺归来开办修理厂,走向圆梦之路
  经过三年的学徒生活,经过三年苦与累的洗礼,李二毛对汽车的修理技术已经掌握,懵懂的青春少年走向成熟。
  久藏心中的办修理厂的梦想在他脑海里不停地浮现,他把他的想法跟家里人说了,一开始是家里人表示反对:“你还小,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你的地点选在哪里,你买修理工具的钱从哪里来,你进购材料的钱从哪里来,万一亏了怎么办,再说家里根本没钱支持你?”一个个棘手的问题摆在李二毛的面前。李二毛说:“钱,我自己有一些,工具,我师父送得有一套给我,其他的我可以自己买一些,就算是亏了也不怕,我还年轻,大不了重头再来。”
  筚路蓝缕,年轻的李二毛用自己辛苦攒下的一万八千元开始了自办修理厂的创业之路。经过一段时间的紧张筹备,相关的工作已经基本准备完毕。二〇一三年的三月,李二毛的修理厂正式开始营业。一开始前来维修的人并不多,很多汽车师傅见他年纪轻轻,对他的维修技术表示怀疑。别人开门经营,迎来的都是开门红,李二毛面对的却是经营惨淡,进购的材料销售不出去,日常的开支在不断地增加。渐渐的,李二毛已负债两万余元,这对李二毛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而致命的打击。
  面对眼前的问题,李二毛开始不断的反思、检查自己经营的每一个环节,同时寻找新的出路。李二毛开始多方走访汽车老板,足迹遍布当地,以求能够和一些汽车老板建立长期而固定的客户关系。
  一开始,吃闭门羹是常有的事儿。记得有一次,李二毛去拜访一姓顾的老板,那老板总是以各种理由避而不见。李二毛多方托人,那老板抹不开情面,终于答应和李二毛见上一面,交谈中也是顾左右而言他。李二毛说:“如果我们能建立一个长期的合作关系,在材料和维修费用上我都可以给予适当的优惠。”尽管李二毛做出多方的让步,顾老板却始终不为所动,最后以一句我们的车有专门的修理人员而结束了谈话。几次走访都以失败而告终,但李二毛并没有就此放弃,不断地寻找新的目标。
  后来,李二毛得知一姓陈的老板正在寻求一修理厂商,对自己手里的车进行长期维护和维修。李二毛决定抓住这次机会,跟陈老板取得联系后,就车的维护和维修的问题进行了详细的商讨,陈老板见李二毛年纪轻轻就独立门户,实属不易,答应把自己手中的车交给他维护维修。李二毛深知这次机会来之不易,在维护和维修的过程中倍加用心,对车上面的每一颗螺丝他都亲自过手,深怕有遗漏或没有拧紧现象,给客户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损失。
  通过李二毛自身的不断努力,他的修理厂渐渐地走上了正轨,不仅扭亏为赢,并在不知不觉之中为自己打造了一张:“技术过硬,诚信经营”的无形名片。
  那一年,李二毛只有二十一岁。
  那一年,李二毛长得结实了,眼神变得坚定了。
  那一年,李二毛走向了圆梦之路。

追梦岁月 罗沧 少年离家闯荡 我们常言道:光阴似箭,日月如梭。那是在四年前的九月,重阳佳节刚过不久。十七岁的杨三毛本应该和其他孩子一样,背上书包,穿上校服,进入高中阶段的求知生活。就在全家人为杨三毛的入学紧锣密鼓地准备的时候,十七岁的杨三毛做出了一个惊人地决定放弃读高中。全家人听他那么一说,都当他只是在开玩笑,并没有理会他,更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杨三毛却一本正经地重申了一遍:我不读书了。这时全家人的眼光都投向了他,并问:你小小年纪不读书,你要做哪样?杨三毛顺了一口气,说:我要去学修车。全家人听他这么一说,惊讶之余,也觉在理。 杨三毛自幼爱车,在他几岁的时候,自从慈爱的父亲用一块木板加上自制的三个木轮做成了一辆可以自由滑行的板板车递给他的那一刻起,他就爱上了车,而且在以后的日子里自己也做成了板板车。杨三毛读初中的时候,就用自己平时节省的零花钱,买了一辆二手的自行车,每周往返于家和学校之间。也许是对车的热爱,也许是意识里潜有的天分。车坏了,杨三毛从来不找修车师傅,完全靠自己摸索解决,人们常说:久病成良医。杨三毛多次的维修经历,练就了他熟练的自行车维修技术,和专业维修师傅难分伯仲。全家人都知道,杨三毛对车的热爱和执着。尽管如此,大家都劝他先读书,然后再去学修车,等读完高中再去,杨三毛却依然坚持己见。 这时杨三毛的父亲提高嗓音,略带生气的说:你去修车?老子怕你车轮子都抱不动。修车,你修哪样车,修车修得一辈子?坐在一旁的母亲也说:三毛,你还小,修车修不得一辈子,要读书才有出息。再说你还这么小,去修车人家也不要你。杨三毛鉴定地答道:不,我就是要去修车。母亲说:你为哪样硬是要去修车呢?在父亲的责备下,杨三毛的眼睛早已湿润,带着哽咽的话语回答道:杨二毛马上就要读大学了,我再读高中,我们家本来就穷,哪里送得起嘛!杨三毛话音未落,怒气未消的父亲接过话说:没得钱也不关你的事,你只要好好读你的书就行。坐在一旁的母亲不再说话。杨三毛说:妈,爹,我去学修车,我一定要成就一番事业,我一定好好的学修车,将来开个自己的汽修厂。在李二毛的坚持下,全家人也都只得屈服。学修车,去哪里学呢?一时间,全家人不知所措。 杨三毛去何处学修车,成了当时的一大难题。为了给杨三毛找一个修车的地方,全家人开始多方打探,经过几番波折后,得知杨三毛的一远房亲戚,认识一家汽修厂的老板,全家人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到李二毛的亲戚家,简单的描述了杨三毛的情况后,杨三毛的亲戚,决定带着他去那汽车修理厂拜师学艺。 农历九月十七日,那天的天气似乎有些反常。金秋时节,本是秋高气爽的日子,一时间怎么会雾霭重重,遮蔽了整个天空,好像是在挽留什么。走了,走了,走了杨三毛走了,带着他极其简单的行李,带着他的修车梦想,带着他的青春走了。那一天,全家人没有去为杨三毛送行,只是站在自家的门口,父亲和哥哥都没有说话,只有母亲在不停的提醒着:天气凉了要多穿衣服,每天饭要吃饱,记得常打电话回家。杨三毛没有回头,好像什么也没听见,只见他瘦小的身躯,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那弯弯曲曲的小路中。 专心勤学技艺 一路上杨三毛沉默不语,只是不停地四处张望,似乎是想通过那透明的车窗寻找什么或是要记住什么,也许是要记住母亲的叮嘱,也许是要记住父亲和哥哥那一脸淡定又略带不舍的表情,也许是要记住家乡的一草一木,也许是要记住身后那条越走越远的道路,也许是前边永远也走不到尽头的天涯。 汽车抵达修理厂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初到这个不是很大却很陌生的城市,杨三毛没有四处张望,只是跟在他亲戚的身后来到他亲戚的临时住所,放下行李。也许是早就知道杨三毛要来,亲戚的家属早在不远处的饭馆里预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看到满桌色味不一的饭菜,杨三毛好像没什么胃口,只是简单的吃了一点就放下碗筷。再次回到亲戚的住所,亲戚问:要不要出去看看,杨三毛摇摇头以示回答,杨三毛简单洗漱一番后睡下。 第二天,杨三毛起得很早,收拾好后等待出发去修理厂。看着早起的杨三毛,亲戚很吃惊。吃过早餐后,亲戚骑着摩托车带着杨三毛,穿过几条小巷,来到了鸿运汽车修理厂,见到了汽车修理厂的李老板,面对李老板的询问:十七岁,这么小不在家读书,为什么要来学修车呢?杨三毛没有直接回答。 当修理厂的大门打开后,看着在不到一百米的前方,摆放着一辆辆等待维修的汽车,一个车轮子都比他的身高还高。杨三毛有些傻眼了,杨三毛暗想:我的天,这么大的车怎么修哦!看着杨三毛惊呆了的表现,张老板笑了,派人给他安排了住宿,指定一个瘦瘦高高的刘师傅带他。杨三毛跟着刘师傅来到修理车间,看到一箱大小不一,叫不出名字的东西。刘师傅细心地给他一一的介绍每种维修工具。杨三毛只是不断的点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刘师傅说:不要着急,现在只是让你有一个大致的了解,至于这些工具具体怎么用,以后一边学一遍用,你自然就知道了。杨三毛每天跟着刘师傅认认真真地学习修理技术,但由于刚开始接触很多东西都不懂,汽车的一些零件太过于笨重,对本就瘦小的杨三毛来说倍感吃力,因此不时被师傅责骂也是常有的事儿。 记得那是杨三毛去学修车的第一年,那时也是寒冬腊月,那里的天气早已是冰雪覆盖。在一天深夜,杨三毛跟随师傅去一个叫顺达的地方修车。是夜白雪飘飘,寒风刮在脸上好像刀子刮过一般,锥心的疼。手里握着的工具就像是冰棍一般冰冷刺骨。杨三毛不时放下手里的工具,搓搓手、跺跺脚,以抗拒寒冷。师傅见耽误了维修的时间,有些生气的说:你搓什么搓,冷得很?寒冬腊月的天气,怎么会不冷呢?但是为了加快维修的进度,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有了这次经历,以后不论遇到什么困难,杨三毛总是默默地坚持,从不轻言放弃。 修车最大的问题,也是必须要面对的问题,那就是一个脏字。每天都在汽车的轮子下面操作,地上的泥土,车身里面的机油,柴油。每天除了眼睛以外,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点干净的地方,俨然一个江湖蒙面高手。对修车的人来说,洗澡是最为心烦的一件事。春夏季节还好一点,如果在秋冬时候就特别的困难,因为天气比较寒冷,感冒是常有的事儿。所以他们很多时候的选择就是不洗,就穿着脏兮兮的一身,找来一块木板或是纸板什么的将就睡上一晚,有的时候修车太过劳累的时候,哪怕是冷冰冰的地板,也是倒下就睡。有时候来不及洗脸刷牙,双手分不清是白色还是黄色,就开始吃饭是常有的事儿。 三年的青春岁月,就这样在修车厂里面悄然流走。三年的时间里,杨三毛很少给家里打电话,回家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一个十七岁的青春少年,在苦与累之间,在冷与热之间,在他乡与故乡之间,追逐着他的梦想,燃烧着他的青春。 逐步实现理想 杨三毛经过三年的学徒生活,经过三年苦与累的洗礼,他对汽车的修理技术已经掌握,懵懂的青春少年走向成熟。久藏心中的办修理厂的梦想在他脑海里不停地浮现,杨三毛萌生了自办修理厂的念头。他把他的想法跟家里人说了,一开始是家里人表示反对:你还小,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你的地点选在哪里,你买修理工具的钱从哪里来,你进购材料的钱从哪里来,万一亏了怎么办,再说家里根本没钱支持你?一个个棘手的问题摆在杨三毛的面前,杨三毛说:钱,我自己有一些,工具,我师父送得有一套给我,其他的我可以自己买一些,就算是亏了也不怕,我还年轻,大不了重头再来。杨三毛毅然坚定地要开办修理厂,家人也只好是听之任之了。 筚路蓝缕,年轻的杨三毛,用自己辛苦攒下的一万八千元开始了自办修理厂的创业之路。经过一段时间的紧张筹备,相关的工作已经基本准备完毕。就在今年的三月,杨三毛的修理厂正式开始营业,一开始前来维修的人并不多,很多汽车师傅见他年纪轻轻,对他的维修技术表示怀疑。别人开门经营,迎来的都是开门红,杨三毛面对的却是经营惨淡,进购的材料销售不出去,日常的开支在不断的增加。渐渐的杨三毛已负债两万余元,这对杨三毛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而致命的打击。面对眼前的问题,杨三毛开始不断的反思、检查自己经营的每一个环节,同时寻找新的出路。 杨三毛开始多方走访汽车老板,足迹遍布当地,以求能够和一些汽车老板建立长期而固定的客户关系。一开始吃闭门羹是常有的事儿,记得有一次,杨三毛去拜访一姓顾的老板,那老板总是以各种理由避而不见。杨三毛多方托人,那老板抹不开情面,终于答应和杨三毛见上一面,交谈中也是顾左右而言他。杨三毛说:如果我们能建立一个长期的合作关系,在材料和维修费用上我都可以给予适当的优惠。尽管杨三毛做出多方的让步,顾老板却始终不为所动,最后以一句我们的车有专门的修理人员而结束了谈话。几次走访都以失败而告终,但杨三毛并没有就此放弃,而不断地寻找新的目标。 后来杨三毛得知一姓陈的老板正在寻求一修理厂商,对自己手里的车进行长期维护和维修。杨三毛决定抓住这次机会,跟陈老板取得联系后,就车的维护和维修的问题进行了详细的商讨,陈老板见杨三毛年纪轻轻就独立门户,实属不易,答应把自己手中的车交给他维护维修。杨三毛深知这次机会来之不易,在维护和维修的过程中倍加用心,对车上面的每一颗螺丝他都自己亲自过手,深怕有遗漏或没有拧紧现象,给客户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损失。通过杨三毛自身的不断努力,他的修理厂渐渐的走上了正轨,不仅扭亏为赢,并在不知不觉之中为自己打造了一张:技术过硬,诚信经营的无形名片。 那一年,杨三毛只有二十一岁。那一年,杨三毛长得魁梧结实了。那一年,杨三毛走向了圆梦之路。

本文由集团文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追梦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