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偶奇遇记》三十六

- 编辑:威尼斯vns7908 -

《木偶奇遇记》三十六

皮诺乔正要游向海岸的时候,突然觉得爸爸骑在他肩头上,半只脚浸在水里,一个劲地在哆嗦。这可怜的人像发疟疾似的。

他是冷得发抖,还是吓得发抖呢?谁知道啊,……也许两者都有一点。可皮诺乔认为他是吓得发抖,安慰他说:“勇敢点,爸爸!过几分钟就到陆地,咱们就得救了。”

“可这老天降福的海岸在哪儿啊!”小老头问道。他越来越担心,尖起了眼睛,就像裁缝穿针时的样子。“瞧,我四面八方都看了,就只看见天连水,水连天。”

“可我还看见岸,”木偶说,“跟您说,我像猫,晚上看得比白天还清楚。”

可怜的皮诺乔只不过装出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可事实上呢……事实上他已经开始泄气了。他的力气不够,呼吸越来越困难,越来越急促……一句话,他再也不行了,可海岸还远着呢。

他只要有一口气就拼命地游。可最后他向杰佩托转过脸来,断断续续地说:“我的爸爸,救救我……我快死了!”

他们爷儿俩眼看就要给淹死了,可这时候他们听见一个像走了调的六弦琴似的声音说:“谁快死啦?”

“是我和我可怜的爸爸!”

“这嗓子我很熟!你是皮诺乔吧!……”

“一点不错。你是谁?”

“我是金枪鱼,鲨鱼肚子里的患难朋友。”

“你怎么逃出来的?”

“我学你的样子逃出来了。是你给我开了窍,我也跟着逃出来了。”

“我的金枪鱼,你来得正好!我求求你,你像爱你那些小金枪鱼那样救救我们吧,要不我们就完蛋了。”

“我很愿意,衷心愿意。你们俩快抓住我的尾巴,让我带你们走。只要四分钟我就可以把你们送到岸上。”

诸位可以想象得到,杰佩托和皮诺乔马上接受邀请,而不是抓住金枪鱼的尾巴,而是骑在它背上,觉得这样更舒服些。

“我们太重吗?”皮诺乔问。

“重?一点不重。我只觉得身上不过有两个贝壳,”金枪鱼回答说。它身强力壮,像匹两岁的马似的。

到了岸边,皮诺乔第一个跳上岸,帮他爸爸也上了岸。然后他向金枪鱼转过身来,用感激的声音对它说:“我的朋友,你救了我的爸爸!我都不知该说什么话来好好谢你!至少得让我亲亲你,表示我对你永世不忘的谢意!……”

金枪鱼全把嘴露出水面,皮诺乔跪在地上,无比亲热地亲了一下它的嘴。可怜的金枪鱼,它有生以来还没有人这样真心真意地热爱过它,它激动极了,又不好意思让人看见它像小娃娃似地哇哇哭,就把头重新钻到水底下,不见了。

本文由集团文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木偶奇遇记》三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