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长今: 大长今(61)

- 编辑:威尼斯vns7908 -

大长今: 大长今(61)

情(4)

情(3)

  长今很久没在宫里,所以不知道这个消息,但她突然想起了丫头们曾经说过的话。卢尚宫就是最早把长今带进王宫,从训练生时期便对她进行教育的训育尚宫。可是,这又怎么样呢?

  “可是后腿肉毕竟不适合熬肉汤啊?”

  “也许从今往后我再也见不到嬷嬷了,我很想亲手为她做一碗汤饺,所以就偷了你的面粉。”
 
  听完她的解释,长今更加感觉不可思议。不明真相的闵政浩同样感到荒谬。

  “这个嘛,这个秘密我只告诉你,我小的时候曾经在白丁村生活过。”

  “虽然你情深义重,可是一碗汤饺难道比一个人的一生更重要吗?快把面粉还给我!”

  “是吗?”
 
  “是的。当时宰牛的大叔熬别的肉汤时都用前腿肉或前胸肉,惟独在做冷面汤的时候使用后腿肉。母亲也说过,后腿肉熬出的汤更清澈,味道更香。”

  “不行,你们可以惩罚我,但我绝对不会把面粉给你的。”

  “原来如此,我还不知道呢。”

  女佣越来越过分了。闵政浩似乎看不下去了,抬脚向前迈出一步。

  “可能是因为前腿肉和前胸肉都卖给贵族人家,穷人们就只能想着怎样把剩下的部位做得更可口,所以就想出了这样的办法。尽管这跟饺子肉汤不太一样,也不算很糟糕。”

  长今制止了他。

  “到底还是你厉害,真是个天才!”

  “我不想草率行动。她好象有什么难言之隐,我还是先向卢尚宫嬷嬷禀告,然后再做处理也不迟。”

  连生高兴极了,仿佛那个天才就是自己。材料不算糟糕的消息仿佛给了她鼓舞,连生竟然也有了求胜的欲望,这跟平日里的连生可是截然不同。

  “你认识那位尚宫嬷嬷?”

  “长今啊,回到住处以后,我们到后面说几句话吧。”

  “是的,现在她是我们应试所里的训育尚宫。”

  “你要干什么?明天肯定很忙碌,紧张死了,还不赶紧休息。”

  “那你就去把她找来吧。我在这边帮你看着面团。”

  “材料放在面前,我们一起看看做饺子的程序。我就算是复习,你也听我背一遍。”

  卢尚宫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静静地跟随长今来了。看着痛哭流涕的女佣,卢尚宫顿时流露出怜爱的神色,她朝闵政浩打了个招呼。

  “你真的愿意这么做?”

  “这孩子什么错也没有,我愿意接受你们的惩罚。”

  “说实话,我不仅希望你能通过御膳竞赛,更希望你的分数比今英姐姐高。”

  “娘……”

  “我怎么能超过今英姐姐呢!”

  听到一声唐突的“娘”字,长今和闵政浩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

  “不,你能做到的。如果你表现好,我也会有一种仿佛自己表现很好的满足感。就像从来都被人忽视的我终于也得到了世人的认可……”

  “怎么会是娘呢……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太奇怪了?”

  连生的信任给了长今鼓舞和力量,两人往住处走去的脚步也轻松了许多。不料,明明放在材料室里的面粉却不见了。女佣一刻也没离开过,怎么偏偏只有长今的面粉不见了。随后进来的连生得知了这个消息,立刻瞪大了眼睛。可惜不管是连生瞪得溜圆的眼睛,还是长今失魂落魄的眼睛,谁都没能找到面粉。

  “这个女佣……不,阿姮的确是我的孩子。”

  长今跟连生去找最高尚宫诉苦,却因管理疏忽挨了一顿训斥。目的没有达到,两个人刚走出最高尚宫的执务室,连生便无力地蹲在地上。

  “您知道您在说什么吗?宫女从小进宫,终生只能服侍大王一人。所以说宫女怎么会有女儿呢?”

  “哎,我好难过,为什么长今你每天都要遇上不顺心的事呢?”

  “明朝使臣住在太平馆时,我受到侮辱,怀上了阿姮,我好几次想要自尽,不料我这条贱命竟然这么硬,就是死不了。”

  连生像个耍赖的孩子,坐在地上揉着双腿,不停地抽泣着。此时此刻,长今真想跟连生抱头痛哭一场。

  “嗬,竟有这等怪事。可是直到现在你们仍安然无恙,没有被发现?”

  “我把我的面粉分给你!”

  “上面的尚宫嬷嬷得知我的事情以后,觉得我可怜,就帮我让阿姮做了丫头。”

  连生的话让长今感动得痛哭流涕,可是分给每个人的面粉都是定量的,本来就不是很充裕。

  “真是不可思议。宫女私自在宫里生下孩子,又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孩子养大了?”

  “你也知道这不可能。与其两个人双双失败,还不如保住你一个。”

  “这就是宫女啊。”

  “到底是哪个遭天谴的混蛋偷走了呢?”

  闵政浩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回头看了看长今。长今早已泪流满面,怒气也消失了。

  “做馅的材料也是每样少了一点,看得出来是有人偷去练习了。就算半夜翻遍王宫,也要找出来。”

  “请您惩罚我吧,救救阿姮。”

  “对,很可能是东宫殿和太后殿的丫头们不自信,所以把面粉偷去练习。好,我们一起找找看。训育场人多,不可能在那里。”

  “娘……”

  “与训育场相近而又隐秘的地方……”

  “快把面团换给人家!”

  “内禁卫炊事班!”

  “不行,我一定要亲手为您做一碗汤饺。”

  “对,训育场围墙那边不就是吗。”

  母亲企图夺过面碗,而女儿则努力不让母亲抢到,抢着抢着两个人抱头痛哭。闵政浩不忍再看下去,悄悄背转了身。

  “你到那边去看看,我到东宫殿那边找找。”

本文由集团文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大长今: 大长今(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