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长今: 大长今(36)

- 编辑:威尼斯vns7908 -

大长今: 大长今(36)

罚(7)

传染病(3)

  有一天,长今终于忍不住问连生了。那天她又被令路赶了出来,两人正结伴往仁政殿走去。

  “你最好赶快离开,不要在这里耽搁。难道你还不知道?王宫不是你待的地方。”

威尼斯vns7908,  “你那么害怕,为什么每天夜里都要跟我出来?”

  令路分明是心虚了。不过仔细看时,她也只是声音没变,脸上全无血色,眼神游移不定,仿佛被人追赶似的。

  “这个嘛,我不能让你自己到危险的地方去。”
 
  “其实,你是害怕令路……”

  “你不让我走,我也会走的,不过见到你我还是很高兴。”

  “不是的!我并不害怕令路,我是怕她会睬死我的小乌龟。”

  “太放肆了,一个卑贱的奴婢竟然对从九品女官不说敬语?你还像从前一样不知深浅,胡说八道。”

  “哧!那还不是一样!”

  “对不起。奴婢太高兴了,竟然忘记了自己的本分,闯了大祸,还请大人海涵。”

  正当长今嘲笑连生的时候,差点撞上了前面的墙。无意中抬头看去,竟发现上面赫然写着“退膳间”三个大字。长今不顾一切地推开了退膳间的房门。

  长今面带嘲笑,用上了夸张的敬语,令路满脸不悦地转身走了。这时,惊讶得不知所措的闵尚宫和昌伊跑了过来。

  房间里没有一丝光线,漆黑一片。连生跟着走进来,免不了又是一顿抱怨。

  “长今啊!多长时间没有见到你了?”

  “什么都看不见,你找什么呀?”

  “我们都不知道你做了医女,以为你还在济州做官婢呢。”

  “你等着,一会儿就能看见了。”

  “真是高兴啊,看见你,我就想起了韩尚宫。”

  “还是看不见啊!”

  闵尚宫笑着说道,但是眼眶里早已盈满了泪水,似乎马上就要溢出来。长今哽咽着,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哎呀,我说过,等一会儿嘛!”

  “受了不少苦吧?做医女不累吗?”

  长今伸出手来在黑暗中探路,不小心碰到了锅台上的桌腿。长今吓得慌忙后退,后脑勺撞上了胡乱摆动双手的连生的额头。恰在这时,门口豁然大亮,两个人躲避不及,人们冲了进来。长今和连生抱成一团,最后干脆趴在桌子上。

  “是的,这些日子您还好吧?”

  “你们干什么?”

  “当然,我们一定要好好活着。尽管御膳房一天比一天恐怖……”

  为首的是韩尚宫。灯光照耀之下,退膳间的地面显得十分凌乱,桌子倒在了地上,碗碟扔得到处都是,洒落的食物更是溅了满地,几乎没有落脚之地。长今和连生蜷缩在地,狼狈不堪的模样就像那些乱七八糟的食物。

  “连生呢?我怎么没看见连生?”

  “嬷嬷,殿下的夜宵……”

  “这个嘛……她……”

  “这件事情该怎么办?要是让最高尚宫知道了……”

  “怎么了?她出什么事了?”

  “这倒没什么。麻烦的内侍府的人马上就来,接着还有尚膳大人和提调尚宫……嬷嬷,这下我们是不是死定了?”

  “这里人太多,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

  “提调尚宫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

  闵尚宫环视周围,带长今回到自己的住处。

  内人们你一言,我一语,每一句话都把长今和连生吓得够戗,她们就像两只被猎获的小兽,瑟瑟发抖。

  “近来,御膳房的气氛越来越怪,我跟你在一起都要看人家脸色。”

  “还有更要命的呢,今天的夜宵是贵重的驼酪粥……”

  “看谁的脸色?”

  “你能不能闭嘴不说?”

  “看谁的脸色?要是传到崔尚宫嬷嬷耳朵里,准没好事。”

  韩尚宫一边呵斥,一边低头察看打碎的粥碗。所谓驼酪粥,就是把米磨碎,然后加入牛奶,煮熟以后就成了驼酪色的滋补粥。根据内医院指示,每年十月初一到正月都要做驼酪粥进献大王。朝鲜时代把牛奶叫做驼酪,并有专门负责供应牛奶的部门。

  做尚宫的时候就搅得御膳房鸡犬不宁,现在成了最高尚宫,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韩尚宫正专心致志地寻思对策,突然间若有所思地轻轻动了动。

  “最近提调尚宫和最高尚宫反目成仇,御膳房乱成了一团。我们每天都提心吊胆,战战兢兢地过日子。”

  “到御膳房看看门是不是还开着,把所有的材料都拿过来。”

  “提调尚宫怎么和最高尚宫反目成仇呢?她们不是很亲密吗?”

  “可是嬷嬷,这个时候御膳房根本不可能开门,再说退膳间也不是做饭的地方。”

  “别提了。崔尚宫最近疯狂排挤提调尚宫。自从有了淑媛娘娘这座后台,崔尚宫干脆把自己当成了提调尚宫的主子。”

  “现在没时间考虑这么多了,到那边看看,有什么材料都给我拿过来!”

  她不满足于御膳房的第一把交椅,就连背后支持自己的主子也要一并铲除。崔尚宫对权力的欲望似乎永无止境。世界上再没有什么东西比权力欲更丑恶更无情了。

  “是,嬷嬷。”

  “可是连生到哪儿去了呢?”

  内人们离开了退膳间。这时,韩尚宫才把目光投向两个小罪人,但她也只是狠狠地瞪了她们一眼,随后就打开食柜翻找起来。退膳间不是烹饪场所,除了盐、胡椒等调料以外,几乎什么都没有。

  “我们也都在猜呢。昨天夜里提调尚宫来把连生叫走了,我问了问跟连生住一个房间的丫头,说她直到今天早晨还没回来呢。”

  这时候,出去寻找材料的闵内人回来了。

  “提调尚宫为什么把连生带走呢?”

本文由集团文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大长今: 大长今(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