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回 巧获秘藏 风云雷电 梁羽生

- 编辑:威尼斯vns7908 -

第四十六回 巧获秘藏 风云雷电 梁羽生

  秦龙飞并不糊涂,他对这家“农舍”其实也是早已起了疑心的,不过在萨怒穷的威胁之下,他只能佯作糊涂而已。他发现了墙壁的破绽,心中更是疑云大起,暗自想道:“这间屋子定有古怪,抉不是普通农家。我在乡下所见的农家都是土墙,这家‘农家’的建筑材料却是坚厚的青砖,甚至还用上了远从江南运来的太湖石砌建台阶。起一座这样的‘农家’只怕乡下的土财主都难办到。但却为什么有一块空心的砖呢?嗯,我且别惊动别人,看看里面有什么秘密。”
  这家“农家”,萨怒穷对秦龙飞撒谎是租来的,屋主是一对年老的夫妻,当然这对夫妻也是“王府”中人假扮。秦龙飞最初本来打算向他们要点石灰,自行修补墙壁,如今打消了这个主意,悄悄的把那块空心的青砖挖出来。
  出乎他的意外,敲碎这块青砖,里面是一本薄薄的羊皮书,打开来仔细一看,竟然是一部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穴道铜人图解”。
  “穴道铜人图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又会藏在这家“农家”的墙内,说起来有个故事。
  北宋未给金国灭亡之前,大内藏有一件宝物,名为“穴道铜人”,那是世上最完备的用来研究人体穴道的脉络的一件宝物,倘若能够把铜人的秘密研究出来,对武学和医学都有极大的贡献。
  靖康二年(公元一一二七),金人攻陷流下(今河南开封),宋室南渡,北宋灭亡。金人掳去徽钦二帝,这个“穴道铜人”也变成了金人的战利品。
  金主得了这件宝物,交给完颜长之,由完颜长之主持,成立了一个“研经院”,集中金国的武林高手和杏林高手,研究这个穴道铜人。完颜长之不想其中任何一人得窥全貌,想出了一个巧妙的法子,把铜人上的文字图画描画下来,分成十三个部份,分别交给他们研究,他们所住的地方也是隔开来的,结果穷许多高手的毕生之力,把他们研究的成绩写成了十三篇,‘穴道铜人图解”。
  秦龙飞现在住的这家“农家”,正是以前“研经院”的一位成员住过的。他发现这部羊皮书,正是十三篇“穴道铜人图解”中的一篇,而且是最主要的一篇。
  原来那人是个对武学着了迷的人,他接受完颜长之的证聘,来研究穴道铜人的奥秘,并非为了效忠皇帝,而是想要在武学上有所贡献,自己开创一派的。
  想不到他到了“研经院”之后,就等于是被幽禁一样了。结果他穷了毕生之力的研究心得却是无法带得出去。
  虽然带不出去,他也不愿把耗了毕生心血的研究成果都献给完颜长之,于是就偷偷的写成了这部羊皮书,藏在自己卧室的墙壁之内,留待有缘的人发现。这希望虽属渺茫,但处在他的境地,既然不想让自己耗尽心血得来的成果湮没,也就唯有如此了。
  他写成的这本书,虽然只是研究了“穴道铜人”的十三分之一,但除了有关点穴的武功之外,还有他自己参悟的运气练功的方法,这部份的研究心得和点穴的上乘功夫配合起来,正是相得益彰,而且不啻是十三篇图解的总纲了。
  秦龙飞的武学造诣不深,但毕竟是名家之子,见识还是有的。仔细阅读这本武学秘笈之后,便知正是自己所需要的上乘武功。
  本来他练了萨怒穷的毒功之后,便如吸食鸦片的人上了瘾一般,不练不行。但在这三天之中,他按照秘笈上的练功方法,按步就班的只练秘笈上的功夫,不再练那毒功,却是精神健旺。往日不练毒功时候所发生的头晕、气闷、身痒,骨痛等等症状,都是爽然若失了。
  渐渐他有了新的领悟,原来秘笈上的练功方法正是可以中和他所练的毒功的祸害的,有了秘笈上的功夫作基础,再练毒功,也是无妨。
  这天他刚刚参悟了这层道理,不由得大喜若狂,心里想道:“萨怒穷常常吓我,练了他这毒功,若不跟他继续练下去,就有走火入魔的危险,因为只有他懂得解除走火入魔的灾难。如今我有了这本秘笈,却是大可不必再怕他了。不过在没有练成之前,我必须小心谨慎,切不可让他知道。奇怪,他不知去了那里,三天都没回来。但愿他再迟几天回来,甚至一去不回更好。”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脚步声传来。秦龙尺连忙把羊皮书收好,喝道:“是谁?”
  马大嫂笑道:“小秦,我把你的一位老朋友带来了。”
  秦龙飞怔了一怔,说道:“啊,原来是丘大哥。”他是在吕东岩家里见过丘大成的,想不到会在这个地方再碰上他,颇为感到意外。
  丘大成笑道:“咱们真是有缘,想不到在这里又碰上了。”
  秦龙飞茫然说道:“是呀,真是意想不到。”
  丘大成道:“我是上个月来到大都的,昨天才见着马大嫂。听她说你在这里,我是特地来拜访你的。”
  秦龙飞不禁起了疑心,淡淡说道:“不敢当。”心里暗自想道:“我离开吕家的时候,吕东岩夫妻正在商量如何避祸,何以却又会让他独自跑来大都?他又是怎样会认识这个马大嫂的?”
  要知那日在秘魔崖下,马大嫂和朝元道人、观照和尚以及蒙古武士卜钦罕等人一起,和林重、轰天雷、耿电等人搏斗,秦龙飞是曾经亲眼看见的,那时他业已起了疑心了。不过由于马大嫂是萨怒穷的朋友,他自是不敢向萨怒穷盘问马大嫂的身份和来历。他和萨怒穷住到这个“杏花村”之后,马大嫂常来拜饬他们,他的疑心更加重了。
  心念未已,只听得马大嫂已在说道:“小丘是我的好朋友,我们最近做了结拜姐弟,大概你还未知道吧。他和你的萨师父也是相识的。”
  秦龙飞道:“是吗,你不说我还当真不知呢。”
  马大嫂接着笑道:“说起来咱们都是一家人,所以我才特地把他找来,和你见面。我想你一个人在大都,无亲无故,也是怪寂寞的,能够见着一个老朋友,大家叙叙旧、谈谈心,你也可以减少一些寂寞了,是吗?”
  秦龙飞只得敷衍她道:“不错,多谢你的关心。”
  马大嫂道:“我进来的时候,你好像正在这里练功,是吗?”
  秦龙飞道:“我每天都要做一次‘功课’的,不过是例行公事而已。”
  马大嫂笑道:“你真是一个勤于向学的好徒弟,怪不得萨怒穷这样欢喜你,非要把你收归门下不可。对啦,说起你的师父,他已经有三天没回来了,什么原故,你可知道?”
  秦龙飞道:“我正是为了此个担心,请大嫂见告。”
  马大嫂缓缓说道:“你的师父恐怕是不会回来了。”
  秦龙飞心里暗暗欢喜,脸上却装出有点惊惶的神色,说道:“啊,他出了什么事了?”
  马大嫂道:“他有一个极为厉害的仇家来到大都,他为了躲避仇家,早已走了。”
  秦龙飞佯作关心师父,说道:“家师去的什么地方,你们可知道么?”马大嫂道:“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
  秦龙飞苦笑道:“我在这里举目无亲,能有什么打算,家师既然走了,我也唯有走啦。”
  马大嫂皮笑肉不笑的打了一个哈哈,说道,“小秦,你这话可说错了。”秦龙飞道:“怎佯错了?”
  马大嫂道:“小丘是你的老朋友,我和你的师父交情也是不浅,我们两个不能勉强算得上是你的亲人吗?”
  秦龙飞道:“我总不能长此倚靠你们、反正我在大部也没有事情,不如让我回家去吧。”
  马大嫂冷冷说道:“不是我们不让你回家,只怕另外有人不肯让你回家。”秦龙飞道:“为什么?”
  马大嫂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秦龙飞道:“不知道。”
  马大嫂哈哈笑道:“你真的不知还是假的不知,我老实告诉你吧,隔墙那边,就是大金国御林军统领完颜长之的王府!你的师父本来是完颜王爷的上宾!”
  秦龙飞虽然早已起了疑心,却还未曾想到处境竟然如此之糟。马大嫂给他说明真相之后,吓得他不禁面色全都变了。
  马大嫂暗暗好笑,心里想道:“不出我之所料,这小子果然怕死。只要他怕死,那就逃不出我的掌心了。”原来马大嫂见他受萨怒穷的挟制,而不敢有丝毫反抗,早已摸准了池这个弱点,这才挑开天窗说亮话的。但她却不知道,她只看到了秦龙飞性格的一面。
  马大嫂继续说道,“再告诉你吧,这个村子的农人,都是王府的卫士。你想他们能够让你轻易离开这里?”
  秦龙飞道:“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他门要把我留在这里又有何用?”马大嫂道:“我也不知道呀,或许完颜王爷看上了你。要给你一个大大的功名富贵呢!”
  秦龙飞道:“我是决计不做金人的官的,马大嫂,你救我:救!”
  马大嫂道:“你想安然离开这里,那也不难,不过你可得帮忙我们一件事情。”
  秦龙飞道:“什么事情。”
  马大嫂道:“帮忙我们把轰天雷这小子拿下。”
  这句话好像一块石头压在秦龙飞心上,“原来他们还是要迫我做这件事情。唉,我已经错过了一次,怎能再错一次?”秦龙飞心想。
  原来秦龙飞虽然对师兄心怀妒忌,但他毕竟是自小受过严父的教诲的,良知尚未尽混。那日从秘魔崖回来之后,他一合上眼睛,就仿佛看见师兄恳求他改邪归正的目光,仿佛看见师兄在中了他的毒掌之后痛苦的神色。尤其在这几天,萨怒穷已经不在他的身边,他可以独自一个人静思已过,更是感受到师兄对自己的仁至义尽,对那日的事情,也更加感到羞愧和后悔了。
  但秦龙飞又是一个惯于先为自己着想的人,在马大嫂的目光迫视之下,随即想道:“要是我不答应他们,只怕他们马上就要叫我吃眼前亏了,那又怎办?”
  马大嫂何等聪明,在秦龙飞闪烁不定的目光中,已是看出他的一颗心正在动摇不定,立下钉紧再问:“怎么样,还未打定主意么?”
  秦龙飞期期艾艾的说道:“我,我不是不想答应你们,实在,我,我是有为难之处。”
  马大嫂冷笑道:“那天在秘魔崖下,你不是也曾听命于令师,和轰天雷动过手。那天你敢去捉拿他,怎么今天又不敢答应了。”
  秦龙飞苦笑道:“那天的事情,你是看见的,要不是我的师兄手下留情,我早已毙在他的霹雳掌下了。”
  马大嫂道:“正因为轰天雷这小子不敢伤你,我们才要利用你来捉他。你放心,这次我们无须你和他动手,只须际听我的吩咐,依计行事就成。”
  秦龙飞摇了摇头,说道:“你们打的倒是如意算盘,你以为我的师兄还会相信我吗?”
  马大嫂笑道:“你可以在他的面前痛哭流涕,假装忏悔呀。我敢断定他一定还会相信你的。”
  此时轰天雷已经悄悄进了屋子,他躲在窗外,听到他们这番说话,不由得暗暗吃惊。
  轰天雷吃了一惊,心里想道:“好阴险的计谋,幸亏给我听见。只不知师弟怎样?唉,他若还稍有良心,就不该听他们的摆布!”
  轰天雷伏在窗外,屏息以待,良久良久,却没有听见他的师弟说话。
  房间内秦龙飞低首沉思,心中转过了好几个念头,还是得不到一个好的主意。
  马大嫂道:“怎么样,还没拿定主意吗?你帮我们的忙,我们也不会薄待你的。你要什么,尽管说吧!”
  秦龙飞愤然道:“我什么都不要。”心想:“我只要自由自在,你们却偏要管我。”
  马大嫂阴恻恻的笑了一笑,说道:“不见得吧!嘿嘿,我知道你要什么。”
  这一串刺耳的笑声笑得秦龙飞毛骨悚然,不由得又再想道:“这妖妇不知知道我的一些什么,但我现在总还是在她的掌握之中,我心里纵然憎恨她,可也不能现之辞色,多少也得敷衍敷衍她了。”当下勉强笑道:“那你说说看,看你可能知道我的心思。”
  马大嫂笑道:“你急我反而不急了。好,你既然还拿不定主意,咱们就先谈一谈第二件事情,小丘,你和他说。”
  丘大成拿出一枝玉簪说道:“秦兄,你认得这支玉簪么?”这是吕玉瑶的饰物,秦龙飞上次来到吕家,第一次见到吕玉瑶的时候,她头上插的就是这支玉替。
  秦龙飞心头“卡通”一跳,说道:“这支玉簪是不是令表妹的?”
  丘大成道:“一点不错。哈哈,你对我的表妹,倒是样样都留意在心啊!”
  秦龙飞面上一红,说道:“你拿给我看,这是什么意思?”
  丘大成道:“这是我的姑母叫我带来,准备送给你的。”
  秦龙飞怔了一怔,茫然说道:“为什么?”
  丘大成笑道:“我的姑母很喜欢你,你不知道吗?”
  秦龙飞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丘大成哈哈笑道:“你别假惺惺了。你既然查根问底,我就和你打开天窗说亮话吧。那天晚上,你和我的表妹私奔……”
  秦龙飞连忙说道:“丘兄,你,你别误会……”
  丘大成笑道:“你敢说你不是喜欢我的表妹吗?”
  秦龙飞道:“你的表妹喜欢的人是我的师兄,那天晚上,她并非和我私奔,而是要我陪她去夜探娄家庄,救我的师兄的。就在那天晚上,我和她失散了,我们也早已不在一起啦。”
  丘大成道:“我的表妹或者是喜欢轰大雷这小子,这我不敢断定。但我知道的是,我的姑母却是喜欢你做她的女婿。”
  秦龙飞满面通红,意欲辩解,马大嫂已先说道:“小秦,你别打岔,让他先说下去。”
  秦龙飞瞿然一省,心里想道:“不措,我还在他们的掌握之中,向他们表白心迹,那倒是把他们当作朋友了,我能够把他们当作朋友吗?还是听听他们有什么阴谋诡计吧。”
  丘大成继续说道:“不错,轰天雷这小子那次前来贺寿,是曾拿了他父亲的信向我的姑父求亲,但我的姑父可还没有答应他。从你一来到吕家,姑母就喜欢上你,我亲耳听得她和姑父说,说你比凌铁威强得多啦,相貌又好,人又聪明,那一方面凌铁威都比不上你。那天晚上,你和表妹私奔之后,姑母就说其实你们是用不着私奔的,只要你开口求亲,她一定答应你。那晚她和姑父商量之后,已决定把表妹嫁给你了!”
  秦龙飞道:“这个、这个,唉,他、他们都是误会了。”
  丘大成笑道:“别假惺惺这个那个的了,误会也好,不误会也好,我告诉你,我就是姑母叫我来的,这根玉簪她准备送给你作定婚的信物,如今就只是要你答应了。”
  秦龙飞道:“我答应有什么用?”
  丘大成道:“我知道你是顾忌着轰天雷这小子在旁,我们现在也正是和你谈这桩交易。”
  马大嫂哈哈一笑,接下去说道:“如今话回到正题来了,你帮忙我们捉着了轰天雷这小子,吕玉瑶也就是你的人了。而且你还不必担心,这事我们决不泄漏出去。事成之后,你依然可以大摇大摆回转家乡,谁也不知道你和我们有什么瓜葛,你也一佯可以做你的大侠之子。”
  “大侠之子”四字刺耳钻心,秦龙飞恨不得有个地洞钻下去,心想:“今我已是愧对爹爹,倘若再听他们摆布,那更是禽兽不如了。”
  马大嫂道:“怎么样,我们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还有什么顾虑?”
  秦龙飞道:“凌师兄现在何处,我根本就不知道,如何能够帮上你们的忙?”
  马大嫂道:“用不着你去找他,他会自己上钩!”
  秦龙飞道:“为什么?”
  马大嫂道:“我已知道他躲在丐帮分舵,丐帮耳目众多,我可以故意泄漏一点风声出去,让丐帮的人知道你的住址,他不亲自跑来找你才怪。”
  秦龙飞本来希望他们可以让他出外去找寻轰天雷的,听了大为失望。
  马大嫂继续说道:“到时你记得依计行事,假装对你的师兄痛悔前非,让他相信你的说话。大功告成之后,我们马上送你回家。”
  马大嫂说要送他回家,那是预先安排下第二步计划,要把他的父亲秦虎啸和轰天雷的父亲凌浩一网打尽。
  秦龙飞佯作怦然心动的神气,说道:“多谢你们的好意,但请让我多想一天,明天我再回覆你们,好吗?”
  马大嫂何等精明,观言察色,自以为已经看出了秦龙飞的心意,暗自想道:“这小子心里已是千肯万肯,就只是不好意思马上答应。”当下笑道:“好吧,我知道你是聪明人,对你有利的事情,也不用我再劝告你了。明天我来和你共商细节。”
  伏在窗外偷听的轰天雷却是不禁心头冰冷,只道师弟果然是丧心病狂,业已无可救药。正在他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只听得马大嫂和丘大成的脚步声走了出来。
  轰天雷飞身翻过墙头,暗自思量:“丘大成和这妖妇,我可不能放过他们。但在此处杀了他们,只怕师弟定会觉察。”原来轰天雷虽然对秦龙飞已是心灰意冷,但还想试他一试。
  马大嫂和丘大成走出“农舍”,没有多远,只见一个衣服上钉有铜钮扣的汉子走近他门。黑夜里汉子的面貌看不清楚,铜钮扣的闪光却是看得见的。马大嫂只道是刚才那个卫士,笑道:“你还没有交班吗?这园子你搜过没有?”
  话犹未了,黑旋风倏的出指如风,马上点了她的穴道。丘大成“啊呀”一声,正待跑时,也给黑旋风抓着了。轰天雷随后赶到,低声说道:“别忙杀他,让我带回去交给吕东岩处置。”
  黑旋风悄悄问道:“你的师弟呢?”
  轰天雷道:“还在里面,我现在就回去看他。”
  黑旋风道:“好的,你放心去吧,我在这里继续给你把风。”
  秦龙飞在卧房里心乱如麻,对外面的声响一点也没听见。
  他先是想道:“我当然不能帮他们谋害师兄,但我在他们的中握之中,他们决不会放过我的,这缓兵之计,又能拖到几时?”想来想去,难有两全之策,终于横了心肠,咬了咬牙,想道:“反正大不了是一个死,趁着他们以为我已经愿意顺从他们的时候,防备或者会稍为松懈,我就冒险一走了之!”
  正当他踌躇未决之际,房门忽地玻人推开,秦龙飞只道是马大嫂又再回来,抬头一看,不由得呆了!他怎样也想不到,他的师兄竟然会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霎那间,他心里又是惭愧,又是感动,一时间也不知说些什么话好,眼泪就一颗颗的掉下来了。
  轰天雷见他泪如雨下,心中却是不禁凉了半截,只道他果然是听从马大嫂所定的计划,假装痛哭流涕来欺骗他。
  轰天雷定着眼睛看他,说道:“你想不到我来得这样快吧?哭是没有用的,有什么话赶快和我说吧?”
  按照马大嫂所定的计划,秦龙飞在痛哭流涕之后,下一步就是应该向师兄忏悔了。轰天雷心里想道:“我且别忙揭穿他,看看他能说些什么花言巧语。”
  不料大出轰天雷意外,秦龙飞忽地举袖抹干眼泪,说道:“不错,哭是没有用的,师兄,你赶快走!”
  轰天雷怔了一怔,说道:“你呢?”
  秦龙飞道:“你别顾我,你赶快跑!你不知道,这里是完颜长之的王府,你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事情的变化和轰天雷设想的完全不同,一时间,他无暇仔细推敲,也不知师弟说的是真是假了。
  黑旋风点了马大嫂和丘大成的穴道,把他们放在一边,等待轰天雷出来。正在等得心焦之际,马大嫂忽地一跃而起,尖声叫道:“快来人哪,有奸细!”
  原来马大嫂虽然不是一流高手,论本领也还及不黑旋风,但她练的是邪派内功,却有一门独特的本领,可以转换穴道、把对方封闭她的穴道压力移到另外一处不是要害的地方。转换穴道和运气冲关的自行解穴不同,但效果则一样。在转换穴道之后,身体所受的痛苦虽未消失,但却是可以走动也可以呼叫了。
  黑旋风用重手法点了她的穴道,只道可以无忧,不料她突然一跃而起,呼唤救兵。黑旋风吃了一惊,怒道:“好,我先毙了你这妖妇!”飞身疾掠,几个起伏,如影随形的追到了马大嫂背后,一掌向她劈下。
  可惜还是迟了半步,就在黑旋风一掌劈下之际,隆地一股劲风已是从他侧面劈来!黑旋风心中一凛,已知对方掌力的刚猛,只有在他之上,决不在他之下。高手搏斗,只争瞬息,黑旋风无暇再伤马大嫂,百忙中一个移形易位,掌随身转,反扣对方腕脉。
  那人吐气开声,“呼吓”一喝,掌背一挥,黑旋风已经抓着他的手腕,却给他的一股反弹之力挥了出去、身不由己的竟然打了两个盘旋。那人手腕火辣辣的作痛,亦是不由得心中一凛。
  黑旋风身形未稳,劲风倏的又是扑面而来,眼前一片碧绿!原来已是换了个人,那人手里拿的是一根青竹棒。
  好个黑旋风,身形未稳,长剑已是出鞘,借着向前倾扑之势,一招“醉草蛮书”,刺向敌人的胸膛。这一招是从“醉八仙”的拳法中变化出来的,剑势奇幻,令人虚实难测。
  那人“噫”了一声,青竹棒一翻一绞,招数也是使得古怪之极。黑旋风的长剑几乎掌握不牢,但那人也未能将他的长剑绞得飞出手去。只听得“嗤”的一声,黑旋风的剑尖刺破了对方的衣裳,但本身亦是不由自己的向前再冲几步。
  黑暗中看不清这两个人的面貌,只觉得似乎不像汉人。黑旋风和这两个人各自换了一招,都是堪堪打成平手。不禁暗暗吃惊,想道,“要是这两个人联手攻我,我只怕是非吃亏不可的
  最先和黑旋风交手的那个武士已是把马大嫂扶了起来,咕咕噜噜的和她说几句话,不出黑旋风所料,这人果然不是汉人,而是蒙古武士。
  但出乎黑旋风意料之外的是,这两个蒙古武士并没有联手攻他,他们和马大嫂咕咕噜噜的说了几句话后,忽然都朝前跑了,马大嫂气血未舒,跟不上他们,这一惊非同小可。
  黑旋风也是吃了一惊,情知这两个蒙古武士一定是赶去对讨轰天雷的,救兵如救火,黑旋风当然也是要急于去助轰天雷一臂之力了。
  马大嫂伏地一滚,黑旋风倏地从她身旁掠过,冷笑说道:“回头我再料理你这妖妇!”话犹未了,忽觉背后己有金刃劈风之声,黑旋风反手一剑,和对方的兵器碰个正着,“当”的一声,人花四溅,黑旋风虎口隐隐一阵酸麻,来的又是一个高手。
  那人打了一个哈哈,说道:“还有我呢,我现在就要料理你!哼哼,那日在秘魔崖下,你恃着有林重撑腰,我不能不让你一步,今晚管教你插翼难飞!”
  原来这个人不是别个,正是那日在秘魔崖下和黑旋风交过手的那个朝元道人。
  朝元道人的八八六十四路劈云锄法乃是武林一绝,内功的造诣更是比黑旋风还胜半分。黑旋风以轻灵迅捷的蹑云剑法应敌,虽不至于落败,但要想摆脱他的缠斗,却也不能。本来围墙那边,还有耿电和杨浣青二人把风的,但此时他们也似乎已是碰上了敌人,因为黑旋风在这边也听到了兵器碰磕的声音震得耳鼓嗡嗡作响。
  那两个蒙古武士已经跑进那家“农家”去了,轰天雷和秦龙飞却还未见出来,黑旋风不由得大为着急!
  “你别顾我,你赶快跑!你不知道,这里是完颜长之的王府,你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轰天雷听得秦龙飞这样催促他,不由得怔了一怔,顿然又惊又喜。
  “啊,原来你并未听从他们的摆布,倒是我多疑了。秦师弟,那妖妇刚才和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就算是虎穴龙潭,我也要带你出去。”轰天雷说道。
  秦龙飞叫道:“不,两个人一起是逃不出去的,你跑,我——”
  话犹未了,只听得“乓”的一声,房门给人踢开,两条黑影疾扑过来,齐声喝道:“好呀,姓秦的小子,我早知你不是个好东西,还想跑吗?”

秦龙飞并不糊涂,他对这家“农舍”其实也是早已起了疑心的,不过在萨怒穷的威胁之下,他只能佯作糊涂而已。他发现了墙壁的破绽,心中更是疑云大起,暗自想道:“这间屋子定有古怪,抉不是普通农家。我在乡下所见的农家都是土墙,这家‘农家’的建筑材料却是坚厚的青砖,甚至还用上了远从江南运来的太湖石砌建台阶。起一座这样的‘农家’只怕乡下的土财主都难办到。但却为什么有一块空心的砖呢?嗯,我且别惊动别人,看看里面有什么秘密。” 这家“农家”,萨怒穷对秦龙飞撒谎是租来的,屋主是一对年老的夫妻,当然这对夫妻也是“王府”中人假扮。秦龙飞最初本来打算向他们要点石灰,自行修补墙壁,如今打消了这个主意,悄悄的把那块空心的青砖挖出来。 出乎他的意外,敲碎这块青砖,里面是一本薄薄的羊皮书,打开来仔细一看,竟然是一部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穴道铜人图解”。 “穴道铜人图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又会藏在这家“农家”的墙内,说起来有个故事。 北宋未给金国灭亡之前,大内藏有一件宝物,名为“穴道铜人”,那是世上最完备的用来研究人体穴道的脉络的一件宝物,倘若能够把铜人的秘密研究出来,对武学和医学都有极大的贡献。 靖康二年,金人攻陷流下,宋室南渡,北宋灭亡。金人掳去徽钦二帝,这个“穴道铜人”也变成了金人的战利品。 金主得了这件宝物,交给完颜长之,由完颜长之主持,成立了一个“研经院”,集中金国的武林高手和杏林高手,研究这个穴道铜人。完颜长之不想其中任何一人得窥全貌,想出了一个巧妙的法子,把铜人上的文字图画描画下来,分成十三个部份,分别交给他们研究,他们所住的地方也是隔开来的,结果穷许多高手的毕生之力,把他们研究的成绩写成了十三篇,‘穴道铜人图解”。 秦龙飞现在住的这家“农家”,正是以前“研经院”的一位成员住过的。他发现这部羊皮书,正是十三篇“穴道铜人图解”中的一篇,而且是最主要的一篇。 原来那人是个对武学着了迷的人,他接受完颜长之的证聘,来研究穴道铜人的奥秘,并非为了效忠皇帝,而是想要在武学上有所贡献,自己开创一派的。 想不到他到了“研经院”之后,就等于是被幽禁一样了。结果他穷了毕生之力的研究心得却是无法带得出去。 虽然带不出去,他也不愿把耗了毕生心血的研究成果都献给完颜长之,于是就偷偷的写成了这部羊皮书,藏在自己卧室的墙壁之内,留待有缘的人发现。这希望虽属渺茫,但处在他的境地,既然不想让自己耗尽心血得来的成果湮没,也就唯有如此了。 他写成的这本书,虽然只是研究了“穴道铜人”的十三分之一,但除了有关点穴的武功之外,还有他自己参悟的运气练功的方法,这部份的研究心得和点穴的上乘功夫配合起来,正是相得益彰,而且不啻是十三篇图解的总纲了。 秦龙飞的武学造诣不深,但毕竟是名家之子,见识还是有的。仔细阅读这本武学秘笈之后,便知正是自己所需要的上乘武功。 本来他练了萨怒穷的毒功之后,便如吸食鸦片的人上了瘾一般,不练不行。但在这三天之中,他按照秘笈上的练功方法,按步就班的只练秘笈上的功夫,不再练那毒功,却是精神健旺。往日不练毒功时候所发生的头晕、气闷、身痒,骨痛等等症状,都是爽然若失了。 渐渐他有了新的领悟,原来秘笈上的练功方法正是可以中和他所练的毒功的祸害的,有了秘笈上的功夫作基础,再练毒功,也是无妨。 这天他刚刚参悟了这层道理,不由得大喜若狂,心里想道:“萨怒穷常常吓我,练了他这毒功,若不跟他继续练下去,就有走火入魔的危险,因为只有他懂得解除走火入魔的灾难。如今我有了这本秘笈,却是大可不必再怕他了。不过在没有练成之前,我必须小心谨慎,切不可让他知道。奇怪,他不知去了那里,三天都没回来。但愿他再迟几天回来,甚至一去不回更好。”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脚步声传来。秦龙尺连忙把羊皮书收好,喝道:“是谁?” 马大嫂笑道:“小秦,我把你的一位老朋友带来了。” 秦龙飞怔了一怔,说道:“啊,原来是丘大哥。”他是在吕东岩家里见过丘大成的,想不到会在这个地方再碰上他,颇为感到意外。 丘大成笑道:“咱们真是有缘,想不到在这里又碰上了。” 秦龙飞茫然说道:“是呀,真是意想不到。” 丘大成道:“我是上个月来到大都的,昨天才见着马大嫂。听她说你在这里,我是特地来拜访你的。” 秦龙飞不禁起了疑心,淡淡说道:“不敢当。”心里暗自想道:“我离开吕家的时候,吕东岩夫妻正在商量如何避祸,何以却又会让他独自跑来大都?他又是怎样会认识这个马大嫂的?” 要知那日在秘魔崖下,马大嫂和朝元道人、观照和尚以及蒙古武士卜钦罕等人一起,和林重、轰天雷、耿电等人搏斗,秦龙飞是曾经亲眼看见的,那时他业已起了疑心了。不过由于马大嫂是萨怒穷的朋友,他自是不敢向萨怒穷盘问马大嫂的身份和来历。他和萨怒穷住到这个“杏花村”之后,马大嫂常来拜饬他们,他的疑心更加重了。 心念未已,只听得马大嫂已在说道:“小丘是我的好朋友,我们最近做了结拜姐弟,大概你还未知道吧。他和你的萨师父也是相识的。” 秦龙飞道:“是吗,你不说我还当真不知呢。” 马大嫂接着笑道:“说起来咱们都是一家人,所以我才特地把他找来,和你见面。我想你一个人在大都,无亲无故,也是怪寂寞的,能够见着一个老朋友,大家叙叙旧、谈谈心,你也可以减少一些寂寞了,是吗?” 秦龙飞只得敷衍她道:“不错,多谢你的关心。” 马大嫂道:“我进来的时候,你好像正在这里练功,是吗?” 秦龙飞道:“我每天都要做一次‘功课’的,不过是例行公事而已。” 马大嫂笑道:“你真是一个勤于向学的好徒弟,怪不得萨怒穷这样欢喜你,非要把你收归门下不可。对啦,说起你的师父,他已经有三天没回来了,什么原故,你可知道?” 秦龙飞道:“我正是为了此个担心,请大嫂见告。” 马大嫂缓缓说道:“你的师父恐怕是不会回来了。” 秦龙飞心里暗暗欢喜,脸上却装出有点惊惶的神色,说道:“啊,他出了什么事了?” 马大嫂道:“他有一个极为厉害的仇家来到大都,他为了躲避仇家,早已走了。” 秦龙飞佯作关心师父,说道:“家师去的什么地方,你们可知道么?”马大嫂道:“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 秦龙飞苦笑道:“我在这里举目无亲,能有什么打算,家师既然走了,我也唯有走啦。” 马大嫂皮笑肉不笑的打了一个哈哈,说道:“小秦,你这话可说错了。”秦龙飞道:“怎佯错了?” 马大嫂道:“小丘是你的老朋友,我和你的师父交情也是不浅,我们两个不能勉强算得上是你的亲人吗?” 秦龙飞道:“我总不能长此倚靠你们、反正我在大部也没有事情,不如让我回家去吧。” 马大嫂冷冷说道:“不是我们不让你回家,只怕另外有人不肯让你回家。”秦龙飞道:“为什么?” 马大嫂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秦龙飞道:“不知道。” 马大嫂哈哈笑道:“你真的不知还是假的不知,我老实告诉你吧,隔墙那边,就是大金国御林军统领完颜长之的王府!你的师父本来是完颜王爷的上宾!” 秦龙飞虽然早已起了疑心,却还未曾想到处境竟然如此之糟。马大嫂给他说明真相之后,吓得他不禁面色全都变了。 马大嫂暗暗好笑,心里想道:“不出我之所料,这小子果然怕死。只要他怕死,那就逃不出我的掌心了。”原来马大嫂见他受萨怒穷的挟制,而不敢有丝毫反抗,早已摸准了池这个弱点,这才挑开天窗说亮话的。但她却不知道,她只看到了秦龙飞性格的一面。 马大嫂继续说道:“再告诉你吧,这个村子的农人,都是王府的卫士。你想他们能够让你轻易离开这里?” 秦龙飞道:”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他门要把我留在这里又有何用?”马大嫂道:“我也不知道呀,或许完颜王爷看上了你。要给你一个大大的功名富贵呢!” 秦龙飞道:“我是决计不做金人的官的,马大嫂,你救我:救!” 马大嫂道:“你想安然离开这里,那也不难,不过你可得帮忙我们一件事情。” 秦龙飞道:“什么事情。” 马大嫂道:“帮忙我们把轰天雷这小子拿下。” 这句话好像一块石头压在秦龙飞心上,“原来他们还是要迫我做这件事情。唉,我已经错过了一次,怎能再错一次?”秦龙飞心想。 原来秦龙飞虽然对师兄心怀妒忌,但他毕竟是自小受过严父的教诲的,良知尚未尽混。那日从秘魔崖回来之后,他一合上眼睛,就仿佛看见师兄恳求他改邪归正的目光,仿佛看见师兄在中了他的毒掌之后痛苦的神色。尤其在这几天,萨怒穷已经不在他的身边,他可以独自一个人静思已过,更是感受到师兄对自己的仁至义尽,对那日的事情,也更加感到羞愧和后悔了。 但秦龙飞又是一个惯于先为自己着想的人,在马大嫂的目光迫视之下,随即想道:“要是我不答应他们,只怕他们马上就要叫我吃眼前亏了,那又怎办?” 马大嫂何等聪明,在秦龙飞闪烁不定的目光中,已是看出他的一颗心正在动摇不定,立下钉紧再问:“怎么样,还未打定主意么?” 秦龙飞期期艾艾的说道:“我,我不是不想答应你们,实在,我,我是有为难之处。” 马大嫂冷笑道:“那天在秘魔崖下,你不是也曾听命于令师,和轰天雷动过手。那天你敢去捉拿他,怎么今天又不敢答应了。” 秦龙飞苦笑道:“那天的事情,你是看见的,要不是我的师兄手下留情,我早已毙在他的霹雳掌下了。” 马大嫂道:“正因为轰天雷这小子不敢伤你,我们才要利用你来捉他。你放心,这次我们无须你和他动手,只须际听我的吩咐,依计行事就成。” 秦龙飞摇了摇头,说道:“你们打的倒是如意算盘,你以为我的师兄还会相信我吗?” 马大嫂笑道:“你可以在他的面前痛哭流涕,假装忏悔呀。我敢断定他一定还会相信你的。” 此时轰天雷已经悄悄进了屋子,他躲在窗外,听到他们这番说话,不由得暗暗吃惊。 轰天雷吃了一惊,心里想道:“好阴险的计谋,幸亏给我听见。只不知师弟怎样?唉,他若还稍有良心,就不该听他们的摆布!” 轰天雷伏在窗外,屏息以待,良久良久,却没有听见他的师弟说话。 房间内秦龙飞低首沉思,心中转过了好几个念头,还是得不到一个好的主意。 马大嫂道:“怎么样,还没拿定主意吗?你帮我们的忙,我们也不会薄待你的。你要什么,尽管说吧!” 秦龙飞愤然道:“我什么都不要。”心想:“我只要自由自在,你们却偏要管我。” 马大嫂阴恻侧的笑了一笑,说道:“不见得吧!嘿嘿,我知道你要什么。” 这一串刺耳的笑声笑得秦龙飞毛骨耸然,不由得又再想道:“这妖妇不知知道我的一些什么,但我现在总还是在她的掌握之中,我心里纵然憎恨她,可也不能现之辞色,多少也得敷衍敷衍她了。”当下勉强笑道:“那你说说看,看你可能知道我的心思。” 马大嫂笑道:“你急我反而不急了。好,你既然还拿不定主意,咱们就先谈一谈第二件事情,小丘,你和他说。” 丘大成拿出一枝玉簪说道:“秦兄,你认得这支玉簪么?”这是吕玉瑶的饰物,秦龙飞上次来到吕家,第一次见到吕玉瑶的时候,她头上插的就是这支玉替。 秦龙飞心头“卡通”一跳,说道:“这支玉簪是不是令表妹的?” 丘大成道:“一点不错。哈哈,你对我的表妹,倒是样样都留意在心啊!” 秦龙飞面上一红,说道:“你拿给我看,这是什么意思?” 丘大成道:“这是我的姑母叫我带来,准备送给你的。” 秦龙飞怔了一怔,茫然说道:“为什么?” 丘大成笑道:“我的姑母很喜欢你,你不知道吗?” 秦龙飞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丘大成哈哈笑道:“你别假惺惺了。你既然查根问底,我就和你打开天窗说亮话吧。那天晚上,你和我的表妹私奔……” 秦龙飞连忙说道:“丘兄,你,你别误会……” 丘大成笑道:“你敢说你不是喜欢我的表妹吗?” 秦龙飞道:“你的表妹喜欢的人是我的师兄,那天晚上,她并非和我私奔,而是要我陪她去夜探娄家庄,救我的师兄的。就在那天晚上,我和她失散了,我们也早已不在一起啦。” 丘大成道:“我的表妹或者是喜欢轰大雷这小子,这我不敢断定。但我知道的是,我的姑母却是喜欢你做她的女婿。” 秦龙飞满面通红,意欲辩解,马大嫂已先说道:“小秦,你别打岔,让他先说下去。” 秦龙飞瞿然一省,心里想道:“不措,我还在他们的掌握之中,向他们表白心迹,那倒是把他们当作朋友了,我能够把他们当作朋友吗?还是听听他们有什么阴谋诡计吧。” 丘大成继续说道:“不错,轰天雷这小子那次前来贺寿,是曾拿了他父亲的信向我的姑父求亲,但我的姑父可还没有答应他。从你一来到吕家,姑母就喜欢上你,我亲耳听得她和姑父说,说你比凌铁威强得多啦,相貌又好,人又聪明,那一方面凌铁威都比不上你。那天晚上,你和表妹私奔之后,姑母就说其实你们是用不着私奔的,只要你开口求亲,她一定答应你。那晚她和姑父商量之后,已决定把表妹嫁给你了!” 秦龙飞道:“这个、这个,唉,他、他们都是误会了。” 丘大成笑道:“别假惺惺这个那个的了,误会也好,不误会也好,我告诉你,我就是姑母叫我来的,这根玉簪她准备送给你作定婚的信物,如今就只是要你答应了。” 秦龙飞道:“我答应有什么用?” 丘大成道:“我知道你是顾忌着轰天雷这小子在旁,我们现在也正是和你谈这桩交易。” 马大嫂哈哈一笑,接下去说道:“如今话回到正题来了,你帮忙我们捉着了轰天雷这小子,吕玉瑶也就是你的人了。而且你还不必担心,这事我们决不泄漏出去。事成之后,你依然可以大摇大摆回转家乡,谁也不知道你和我们有什么瓜葛,你也一佯可以做你的大侠之子。” “大侠之子”四字刺耳钻心,秦龙飞恨不得有个地洞钻下去,心想:“今我已是愧对爹爹,倘若再听他们摆布,那更是禽兽不如了。” 马大嫂道:“怎么样,我们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还有什么顾虑?” 秦龙飞道:“凌师兄现在何处,我根本就不知道,如何能够帮上你们的忙?” 马大嫂道:“用不着你去找他,他会自己上钩!” 秦龙飞道:“为什么?” 马大嫂道:“我已知道他躲在丐帮分舵,丐帮耳目众多,我可以故意泄漏一点风声出去,让丐帮的人知道你的住址,他不亲自跑来找你才怪。” 秦龙飞本来希望他们可以让他出外去找寻轰天雷的,听了大为失望。 马大嫂继续说道:“到时你记得依计行事,假装对你的师兄痛悔前非,让他相信你的说话。大功告成之后,我们马上送你回家。” 马大嫂说要送他回家,那是预先安排下第二步计划,要把他的父亲秦虎啸和轰天雷的父亲凌浩一网打尽。 秦龙飞佯作怦然心动的神气,说道:“多谢你们的好意,但请让我多想一天,明天我再回覆你们,好吗?” 马大嫂何等精明,观言察色,自以为已经看出了秦龙飞的心意,暗自想道:“这小子心里已是千肯万肯,就只是不好意思马上答应。”当下笑道:“好吧,我知道你是聪明人,对你有利的事情,也不用我再劝告你了。明天我来和你共商细节。” 伏在窗外偷听的轰天雷却是不禁心头冰冷,只道师弟果然是丧心病狂,业已无可救药。正在他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只听得马大嫂和丘大成的脚步声走了出来。 轰天雷飞身翻过墙头,暗自思量:“丘大成和这妖妇,我可不能放过他们。但在此处杀了他们,只怕师弟定会觉察。”原来轰天雷虽然对秦龙飞已是心灰意冷,但还想试他一试。 马大嫂和丘大成走出“农舍”,没有多远,只见一个衣服上钉有铜钮扣的汉子走近他门。黑夜里汉子的面貌看不清楚,铜钮扣的闪光却是看得见的。马大嫂只道是刚才那个卫士,笑道:“你还没有交班吗?这园子你搜过没有?” 话犹未了,黑旋风倏的出指如风,马上点了她的穴道。丘大成“啊呀”一声,正待跑时,也给黑旋风抓着了。轰天雷随后赶到,低声说道:“别忙杀他,让我带回去交给吕东岩处置。” 黑旋风悄悄问道:“你的师弟呢?” 轰天雷道:“还在里面,我现在就回去看他。” 黑旋风道:“好的,你放心去吧,我在这里继续给你把风。” 秦龙飞在卧房里心乱如麻,对外面的声响一点也没听见。 他先是想道:“我当然不能帮他们谋害师兄,但我在他们的中握之中,他们决不会放过我的,这缓兵之计,又能拖到几时?”想来想去,难有两全之策,终于横了心肠,咬了咬牙,想道:“反正大不了是一个死,趁着他们以为我已经愿意顺从他们的时候,防备或者会稍为松懈,我就冒险一走了之!” 正当他踌躇未决之际,房门忽地玻人推开,秦龙飞只道是马大嫂又再回来,抬头一看,不由得呆了!他怎样也想不到,他的师兄竟然会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霎那间,他心里又是惭愧,又是感动,一时间也不知说些什么话好,眼泪就一颗颗的掉下来了。 轰天雷见他泪如雨下,心中却是不禁凉了半截,只道他果然是听从马大嫂所定的计划,假装痛哭流涕来欺骗他。 轰天雷定着眼睛看他,说道:“你想不到我来得这样快吧?哭是没有用的,有什么话赶快和我说吧?” 按照马大嫂所定的计划,秦龙飞在痛哭流涕之后,下一步就是应该向师兄仟悔了。轰天雷心里想道:“我且别忙揭穿他,看看他能说些什么花言巧语。” 不料大出轰天雷意外,秦龙飞忽地举袖抹干眼泪,说道:“不错,哭是没有用的,师兄,你赶快走!” 轰天雷怔了一怔,说道:“你呢?” 秦龙飞道:“你别顾我,你赶快跑!你不知道,这里是完颜长之的王府,你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事情的变化和轰天雷设想的完全不同,一时间,他无暇仔细推敲,也不知师弟说的是真是假了。 黑旋风点了马大嫂和丘大成的穴道,把他们放在一边,等待轰天雷出来。正在等得心焦之际,马大嫂忽地一跃而起,尖声叫道:“快来人哪,有奸细!” 原来马大嫂虽然不是一流高手,论本领也还及不黑旋风,但她练的是邪派内功,却有一门独特的本领,可以转换穴道、把对方封闭她的穴道压力移到另外一处不是要害的地方。转换穴道和运气冲关的自行解穴不同,但效果则一样。在转换穴道之后,身体所受的痛苦虽未消失,但却是可以走动也可以呼叫了。 黑旋风用重手法点了她的穴道,只道可以无忧,不料她突然一跃而起,呼唤救兵。黑旋风吃了一惊,怒道:“好,我先毙了你这妖妇!”飞身疾掠,几个起伏,如影随形的追到了马大嫂背后,一掌向她劈下。 可惜还是迟了半步,就在黑旋风一掌劈下之际,隆地一股劲风已是从他侧面劈来!黑旋风心中一凛,已知对方掌力的刚猛,只有在他之上,决不在他之下。高手搏斗,只争瞬息,黑旋风无暇再伤马大嫂,百忙中一个移形易位,掌随身转,反扣对方腕脉。 那人吐气开声,“呼吓”一喝,掌背一挥,黑旋风已经抓着他的手腕,却给他的一股反弹之力挥了出去、身不由己的竟然打了两个盘旋。那人手腕火辣辣的作痛,亦是不由得心中一凛。 黑旋风身形未稳,劲风倏的又是扑面而来,眼前一片碧绿!原来已是换了个人,那人手里拿的是一根青竹棒。 好个黑旋风,身形未稳,长剑已是出鞘,借着向前倾扑之势,一招“醉草蛮书”,刺向敌人的胸膛。这一招是从“醉八仙”的拳法中变化出来的,剑势奇幻,令人虚实难测。 那人“噫”了一声,青竹棒一翻一绞,招数也是使得古怪之极。黑旋风的长剑几乎掌握不牢,但那人也未能将他的长剑绞得飞出手去。只听得“嗤”的一声,黑旋风的剑尖刺破了对方的衣裳,但本身亦是不由自己的向前再冲几步。 黑暗中看不清这两个人的面貌,只觉得似乎不像汉人。黑旋风和这两个人各自换了一招,都是堪堪打成平手。不禁暗暗吃惊,想道:“要是这两个人联手攻我,我只怕是非吃亏不可的 最先和黑旋风交手的那个武士已是把马大嫂扶了起来,咕咕噜噜的和她说几句话,不出黑旋风所料,这人果然不是汉人,而是蒙古武士。 但出乎黑旋风意料之外的是,这两个蒙古武士并没有联手攻他,他们和马大嫂咕咕噜噜的说了几句话后,忽然都朝前跑了,马大嫂气血未舒,跟不上他们,这一惊非同小可。 黑旋风也是吃了一惊,情知这两个蒙古武士一定是赶去对讨轰天雷的,救兵如救火,黑旋风当然也是要急于去助轰天雷一臂之力了。 马大嫂伏地一滚,黑旋风倏地从她身旁掠过,冷笑说道:“回头我再料理你这妖妇!”话犹未了,忽觉背后己有金刃劈风之声,黑旋风反手一剑,和对方的兵器碰个正着,“当”的一声,人花四溅,黑旋风虎口隐隐一阵酸麻,来的又是一个高手。 那人打了一个哈哈,说道:“还有我呢,我现在就要料理你!哼哼,那日在秘魔崖下,你恃着有林重撑腰,我不能不让你一步,今晚管教你插翼难飞!” 原来这个人不是别个,正是那日在秘魔崖下和黑旋风交过手的那个朝元道人。 朝元道人的八八六十四路劈云锄法乃是武林一绝,内功的造诣更是比黑旋风还胜半分。黑旋风以轻灵迅捷的蹑云剑法应敌,虽不至于落败,但要想摆脱他的缠斗,却也不能。本来围墙那边,还有耿电和杨浣青二人把风的,但此时他们也似乎已是碰上了敌人,因为黑旋风在这边也听到了兵器碰磕的声音震得耳鼓嗡嗡作响。 那两个蒙古武士已经跑进那家“农家”去了,轰天雷和秦龙飞却还未见出来,黑旋风不由得大为着急! “你别顾我,你赶快跑!你不知道,这里是完颜长之的王府,你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轰天雷听得秦龙飞这样催促他,不由得怔了一怔,顿然又惊又喜。 “啊,原来你并未听从他们的摆布,倒是我多疑了。秦师弟,那妖妇刚才和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就算是虎穴龙潭,我也要带你出去。”轰天雷说道。 秦龙飞叫道:“不,两个人一起是逃不出去的,你跑,我——” 话犹未了,只听得“乓”的一声,房门给人踢开,两条黑影疾扑过来,齐声喝道:“好呀,姓秦的小子,我早知你不是个好东西,还想跑吗?”—— 幻想时代扫校

本文由集团文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第四十六回 巧获秘藏 风云雷电 梁羽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