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福尔摩斯东方探案: 总督助理案(5)

- 编辑:威尼斯vns7908 -

福尔摩斯东方探案: 总督助理案(5)

“福尔摩斯先生,”她说,“我离开加尔各答并不是因为懦弱,而是因为我尊敬我所嫁的人,但我对詹姆斯的爱又让我非走不可。我害怕他们见面,但我知道,这是迟早的事。您是我丈夫的老朋友,我们三个纠缠在这种不期而至的关系中,我只希望您能帮帮我们,给我们一些明智的建议。”

福尔摩斯装扮成一个好奇的英国游客,四处闲逛。他觉得这样做,那个他想抓的人才会很轻易地发现他。当他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的光线后,他看到了一些被社会遗弃的人,在这种地方这是十分常见的,其中有缺胳膊少腿的残疾人,有哑巴,还有饥民。借着昏暗的油灯光亮,他依稀能看清这座寺庙,里面充斥着骷髅和可怕的幽灵像,以及那些令人生厌的怪物神像,整座寺庙都显得粗俗而恐怖。最神圣的还是那尊无头女神的立像。福尔摩斯正出神地盯着这尊神像时,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聋哑女孩,从这堆流浪者中走出来向他行乞,还拉扯他的外套,一直把他拖到神殿后边的一棵巨大的菩提树下。黑暗中,他看到一个人坐在树下练瑜珈,一条围巾从头一直盖到腰部。那个人挥了一下手,示意福尔摩斯坐下。那个孩子拿来两盏油灯,周围终于有了些亮光。

  她站起身来,似乎准备要走。福尔摩斯告诉她,他很清楚可能发生的冲突,只要见到瑞金纳德爵士,他就会对他说的。她跟福尔摩斯致意告别。

  “欢迎您,歇洛克·福尔摩斯先生。”他操着外国口音,从牙缝里挤出福尔摩斯的名字,“我正在等您。”

  “我提出送她回家,因为当时已经非常晚了,但她拒绝了,她说自己走夜路没有问题,我不用担心她的安全。我把她送到旅馆门口。服务员睡在地板上,我们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我慢慢地关上门,她转过身来,再次跟我道别,然后放下她的面纱,立刻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黑夜中了。我目送着她,深夜寒冷刺骨,华生,我并不是好幻想的人,但我却觉得这预示着将要发生悲惨的事情。”

  “所以,”福尔摩斯说,“我们又见面了。如果我没搞错的话,您就是卡罗·里沙纳维奇·拉斯特科夫。你曾在圣彼得堡的东方学院学习,现在是沙皇在中亚地区的秘密代表,是亚洲黑社会组织中的邪恶人物。我们在西藏交过手,拉斯特科夫,那次我们打成了平手。看见你用血写的那些字,我马上就明白了,因为你名字的首字母和姓的一部分可以简写成‘ka’和 ‘li’,拉斯特这个词在本地语言中是国家的意思。我不想浪费时间了,一句话,你把文件还给我,我会给你一大笔钱,并保证你顺利地离开印度。”

  福尔摩斯说他随后回到了房间。他当然没有对麦斯威尔夫人细说和他丈夫见面的事,他丈夫内心愤怒异常,但并没表现出来。现在福尔摩斯最担心的是,瑞金纳德爵士不但已经知道詹姆斯·汉密尔顿是他失散已久的异母弟弟,而且也知道这个弟弟就是他心爱的妻子的情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福尔摩斯在他老朋友痛苦的脸上看到的绝望之情。

  “福尔摩斯啊福尔摩斯,亲爱的先生,您先别着急。”

  福尔摩斯站起来,我看着他把吸完的烟斗放到盒子里去,又走到壁炉边。他站在那儿,凝视着壁炉里燃烧的余烬,说:“那个晚上我不停地做梦,华生,在梦里,我一直在想我听到的那些事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而我不知不觉地在与之搏斗。”

  说着,他把围巾扯下来,福尔摩斯又看到那张作恶多端的狰狞面孔。

  那天晚上过得很快,他说,自始至终噩梦不断,有一次还被惊醒。早上四点钟,他再也无法入睡。他起了床,梳洗一番,穿好衣服,正准备出门去看破晓,这时却响起了敲门声。他打开门,看见门外站着一个英国士兵。

  “你跳到我人力车前的那一幕给我印象很深刻,拉斯特科夫,我说真的。”

  “兰登-史密斯先生,我是拉弗顿中士,”他说,“总督大人让我来接您立刻去他的办公室。”

  拉斯特科夫笑了。“这没什么,”他说,“我们受过训练。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首先,我要跟你说的是,对那些文件我不想讨价还价,它已经去往它该去的地方。它对我的雇主来说非常重要,但对我却不值一文。麦斯威尔和汉密尔顿的死是无法避免的,他们在晚上工作完毕后又突然进入办公室,当时我正在找那份文件,被他们打断了。他们进来的时候,我藏了起来,但是他们随后开始了无休止的谈话,麦斯威尔还不时大声地谴责汉密尔顿。我不能浪费时间,当他们吵得面红耳赤的时候,我朝他们俩开了枪,起初想造成一个他杀、一个自杀的假象。后来我找到了文件。在我寻找文件时,我想到这是一次可让我平步青云的大好机会。只要我找到那份文件,我就成功了。但是,如果能让总督把他们的死当作一次针对英国的恐怖袭击的话,那我就是给我们的敌人造成了更为可怕的灾难。然后我决定,把这次谋杀伪装成一次谋财害命。”

  他递给福尔摩斯一张条子。上面没有称呼,写道:

  “这你可干得不太好,”福尔摩斯说,“因为看起来一点也不像。被谋财害命的人是被活活勒死的,拉斯特科夫。”

  我请您速到我这儿来,事关重大。

  “只有你一个人会注意到这些细节。你的同胞们实在太不了解他们所统治的这些人了。直到我砍了他们的头以后,我才想好我计划的第三步:把你引到这儿来,因为你第一次去见麦斯威尔时我立刻就认出了你。我把他们的头调换以后,在墙上加上了‘拉斯特’这个词以及我姓名的首字母,这样它们就有了不同的意思。我知道你很快就能看到那些字。现在,我想我已经取得了最后的成功。总督让军队加强戒备,逮捕了孟加拉的很多政治首领,这一切都是在爱德华三世,所谓的国王陛下,来访前夕。”

  柯曾

  然后,他停下来,看着福尔摩斯,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但是凶光毕露。“最后,我要解决歇洛克·福尔摩斯牎

  一辆马车已在外面等着,他们直接奔向总督的私人办公室。尽管天还没亮,福尔摩斯还是能够辨明方位,那地方离他跟瑞金纳德爵士见面的地方不远。他立刻被领进去见总督,总督示意其他人退下。他从桌子那儿站起来,缓慢而慎重地说着,话音充满了悲伤。

  最后几个字,拉斯特科夫语调激昂,简直成了假声,说完后,他动作之迅速让福尔摩斯始料未及。

  “福尔摩斯先生,昨晚发生了一出前所未有的悲剧,我希望上帝将您从天堂送到我们这里,就是为了帮助我们阻止更多的不幸。”

  “拉斯特科夫向前猛冲,”福尔摩斯说,“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我向后一倒,被按到了地上,刀锋直指我的胸前,让我动弹不得。突然,我感觉到一股热流,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流血了。不过,当我抬起头,却看见拉斯特科夫的头被人砍了,从空中急速落下,我这才知道刚才滴到我身上的血是从他脖子里流出来的。一个廓尔喀人看见我被按倒在地,不假思索地手起刀落,一刀就解决了那个罪大恶极的家伙。”

  “我十分乐意为您效劳,大人。”福尔摩斯答道。

  回忆起当时自己身处险境的情形,福尔摩斯目光炯炯。我一声不吭,静静地听他述说着,也觉得阴森恐怖,虽然他就在我眼前,但他讲得紧张刺激,我甚至觉得我眼睁睁地看着他被人杀死了。

  “那么我们就长话短说,”他开始说道,“今天一大早,有人发现您的朋友瑞金纳德·麦斯威尔爵士,我信任的助理,和一个英国商人詹姆斯·汉密尔顿先生一起死在他的私人办公室里。我刚从现场回来,我是在战场上流过血的人,福尔摩斯先生,但我却从没见过此等情景。他们俩都中了枪,还被砍了头。屋内一片狼藉,肯定是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打斗。看起来像是一种教派性谋杀,很可能是图财害命。墙上用当地语言写了一些咒语,大概是梵语,虽然没有人知道确切的意思,但好像是说他们要向我们进攻。瑞金纳德桌子后面的那面墙上,用血画了一个淫秽女神,她双手各拿着一个人头,并用当地的文字写了‘卡里’和‘拉斯特’这两个词。卡里是犯罪凶手的女神,福尔摩斯先生,有人告诉我‘拉斯特’是国家的意思。这么卑鄙的事,我们不知道到底是谁干的,但是,如果有证据表明这是印度某些被误导的政治领袖搞的恐怖袭击,而不是什么精神失常者的荒唐行为的话,这将会使我们和印度人民的关系蒙上一层阴影。无论如何,我认为这是继科恩坡大屠杀后我们所遭到的最邪恶的一次攻击。”

  “不幸的是,后来的事都成为历史。我立即把拉斯特科夫已死的消息告诉了总督,他就可以取消紧急状态了。那些文件正被送往目的地,我们没能把它们找回来。后来,日俄两国开战了,我们才知道他们利用那些文件达到了邪恶的目的。”

  总督停了一会儿,愠怒地说:“按照预定的计划,尊敬的爱德华国王陛下三天后就要达到印度了,我也只能希望我们不要以这种方式迎接国王的驾临。”

  故事差不多要讲完了。福尔摩斯微笑着,我能听得出来他说的是反话。“那场短暂的战争,”他说道,话中明显带着讽刺意味,“一个欧洲国家第一次被一个亚洲国家打败,这将在本世纪给白种人带来难以形容的深远影响。一些历史学家也许会告诉我们的。”

  总督在福尔摩斯面前踱来踱去,像一头愤怒的狮子,他继续说:“福尔摩斯先生,瑞金纳德·麦斯威尔和詹姆斯·汉密尔顿也有可能是被误杀的,而他们想杀的是我,这纯粹是个意外,在黑暗中闯入的那些疯狂的畜牲头脑不清,杀错了人。不管怎样,我动作要快,而且毫不留情,才能确保将那些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才能让国王陛下在次大陆停留期间安全无忧,也才能让英国法律在印度的执行通行无阻。”

  “真让人难以置信,福尔摩斯。麦斯威尔和他的弟弟死得太无辜了。”

本文由集团文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福尔摩斯东方探案: 总督助理案(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