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动物故事: 一头母熊的故事

- 编辑:威尼斯vns7908 -

动物故事: 一头母熊的故事

首先得说,我不是猎人,更不是猎熊者。我从未想到过与熊有什么过不去,我只是喜欢钓鱼而已。当然,我这钓鱼可不同于一般人,在什么湖边河岸钓。我喜欢到悄无人声的深山里,找个安静的去所,在溪边沟旁钓,那样才有滋味。

  首先得说,我不是猎人,更不是猎熊者。我从未想到过与熊有什么过不去,我只是喜欢钓鱼而已。当然,我这钓鱼可不同于一般人,在什么湖边河岸钓。我喜欢到悄无人声的深山里,找个安静的去所,在溪边沟旁钓,那样才有滋味。

  今年,我约了荒木君,一块儿到远山川去钓鱼。

  今年,我约了荒木君,一块儿到远山川去钓鱼。

  远山川是一条山间溪流,它流经长野县赤石山脉的山脚下。

  远山川是一条山间溪流,它流经长野县赤石山脉的山脚下。

  途中,我们曾在一个小镇上住了一夜。镇上的这家旅店的老板,养了一头像狗一样、用锁链拴着的小熊。

  途中,我们曾在一个小镇上住了一夜。镇上的这家旅店的老板,养了一头像狗一样、用锁链拴着的小熊。

  我们来到旅店时,小熊正好被栓在院子里的柿子树上。它就像小娃娃似的伸出双脚,坐在那里,并拿着一根短木棒,“啪嗒啪嗒”地敲打地面,高兴地玩着。看它那天真的模样也好,动作也好,与其说是野兽,还不如说是个淘气的孩子。当时我想,这次到山里,我要是能抱一个像这样的小家伙回来,那就好啦。

  我们来到旅店时,小熊正好被栓在院子里的柿子树上。它就像小娃娃似的伸出双脚,坐在那里,并拿着一根短木棒,“啪嗒啪嗒”地敲打地面,高兴地玩着。看它那天真的模样也好,动作也好,与其说是野兽,还不如说是个淘气的孩子。当时我想,这次到山里,我要是能抱一个像这样的小家伙回来,那就好啦。

  说也凑巧,这件事真的发生了。

  说也凑巧,这件事真的发生了。

  还是让我细细儿告诉你吧。

  还是让我细细儿告诉你吧。

  我们带上够十天吃的粮食,离开小镇,走走歇歇,到了远山川的上游。

  我们带上够十天吃的粮食,离开小镇,走走歇歇,到了远山川的上游。

  无论是下雨还是河水增涨,我们都要找一个安全的岩洞,以此为家。岩洞里还得铺上干干的树叶作床铺。这天早晨,我被鸟叫声惊醒。我想,好吧,今儿个就早点起来吧。

  无论是下雨还是河水增涨,我们都要找一个安全的岩洞,以此为家。岩洞里还得铺上干干的树叶作床铺。这天早晨,我被鸟叫声惊醒。我想,好吧,今儿个就早点起来吧。

  我爬到岩石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清晨沽净的空气。突然,从河边传来了荒木的声音:“喂,快来呀,这儿有个很厉害的家伙..”。

  我爬到岩石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清晨沽净的空气。突然,从河边传来了荒木的声音:“喂,快来呀,这儿有个很厉害的家伙..”。

  听那声调真有些吓人。出什么事了?想到这儿.我急忙从岩石上跳下来,向荒木那里跑去。待我走近一看,发现地上有双很大的脚印。不用说,这是熊的脚印。

  听那声调真有些吓人。出什么事了?想到这儿.我急忙从岩石上跳下来,向荒木那里跑去。待我走近一看,发现地上有双很大的脚印。不用说,这是熊的脚印。

  荒木一边用手量着那脚印,一边说:“按这脚印来讲,这可是一头很少见的大熊。瞧,后面还有小熊的脚印。”

  荒木一边用手量着那脚印,一边说:“按这脚印来讲,这可是一头很少见的大熊。瞧,后面还有小熊的脚印。”

  我再仔细一看,可不,好像有两头小熊的脚印。

  我再仔细一看,可不,好像有两头小熊的脚印。

  这时,我心中又升起一个怪念头:要是能捉两只小熊才好呢,我和荒木君一人一只..

  这时,我心中又升起一个怪念头:要是能捉两只小熊才好呢,我和荒木君一人一只..

  想到这儿,我不由说:“要是能逮住两只小熊该多好!”

  想到这儿,我不由说:“要是能逮住两只小熊该多好!”

  荒木苦着脸说:“但是,那可是很危险的啊。”

  荒木苦着脸说:“但是,那可是很危险的啊。”

  听他这一说,我反而更想冒个风险,捉只小熊了。

  听他这一说,我反而更想冒个风险,捉只小熊了。

  我暗下决心,等待机会。

  我暗下决心,等待机会。

  过了两天,又是天刚亮的时候,我躺在地铺上。外面,荒木在做早饭。

  过了两天,又是天刚亮的时候,我躺在地铺上。外面,荒木在做早饭。

  当我从那个岩洞里爬出来,就听荒木在轻轻地呼喊我。待我奔过去,他惊慌地指着上游的方向。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溪水在翻滚,一层层浪花泛着白光在欢畅地流动。“沙!沙!沙!”一头很大的熊在河的对岸慢腾腾地走着!

  当我从那个岩洞里爬出来,就听荒木在轻轻地呼喊我。待我奔过去,他惊慌地指着上游的方向。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溪水在翻滚,一层层浪花泛着白光在欢畅地流动。“沙!沙!沙!”一头很大的熊在河的对岸慢腾腾地走着!

  我生来还是第一次看到野性十足的熊。那样子真是威风凛凛。荒木说:

  我生来还是第一次看到野性十足的熊。那样子真是威风凛凛。荒木说:

  “那准是昨天留下脚印的大家伙,你再瞧,后面还有两只小的哪!”

  “那准是昨天留下脚印的大家伙,你再瞧,后面还有两只小的哪!”

  经荒木这一说,我才发现,大熊后面,果真有两只小熊,小得仿佛一只手就拿得过来似的。它们蹒跚地跟在大熊后面走着,远远看去,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浑身毛绒绒的,就像两只玩具熊。不用说,那大熊肯定是只母熊。

  经荒木这一说,我才发现,大熊后面,果真有两只小熊,小得仿佛一只手就拿得过来似的。它们蹒跚地跟在大熊后面走着,远远看去,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浑身毛绒绒的,就像两只玩具熊。不用说,那大熊肯定是只母熊。

  因为只有母熊,才这样带着子女散步,而雄熊可能出去找野食了。

  因为只有母熊,才这样带着子女散步,而雄熊可能出去找野食了。

  我俩正看着,只见母熊突然用双脚站了起来。它要干什么?我俩屏住呼吸,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只见母熊使劲地用双手把前面的大石头抱了起来。

  我俩正看着,只见母熊突然用双脚站了起来。它要干什么?我俩屏住呼吸,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只见母熊使劲地用双手把前面的大石头抱了起来。

  于是,两只小熊争先恐后地像打滚一样钻进了岩石下面。然后,小熊们好象拾起什么东西,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于是,两只小熊争先恐后地像打滚一样钻进了岩石下面。然后,小熊们好象拾起什么东西,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荒木说:“是螃蟹吧。这两个小家伙正在吃螃蟹哪。”

  荒木说:“是螃蟹吧。这两个小家伙正在吃螃蟹哪。”

  我想,也许是这样。因为母熊接连把那里的石头抬起了五六块,要不,干嘛要这样?也许是累了,也许是觉得足够了吧,母熊领着小熊顺着河崖倒塌处跑上去,消失在对岸山崖的那一边。

  我想,也许是这样。因为母熊接连把那里的石头抬起了五六块,要不,干嘛要这样?也许是累了,也许是觉得足够了吧,母熊领着小熊顺着河崖倒塌处跑上去,消失在对岸山崖的那一边。

  母熊带着儿女走了,也把我的心带走了。不知为什么,我一直想逮一只那毛绒绒的小家伙回去。我连钓鱼的心思也没有了。第二天,我和荒木沿着河崖,顺河滩去看看,有没有熊的脚印。突然,我们吃了一惊,在原地呆立不动了。啊,看哪,在前面六十多米处的上游河滩上,那头母熊正横躺着睡午觉。两头小熊亲密地头挨头,吃着奶。我们留神着不弄出一点声音,悄悄地退回去了。然后,又爬上河崖,攀到了从河崖伸向河滩的枞树上。我们想藏在那里,对熊好好地观察一下。我呢。总想找个机会,抱头小熊。我请荒木帮助我,可他总是不吭声。

  母熊带着儿女走了,也把我的心带走了。不知为什么,我一直想逮一只那毛绒绒的小家伙回去。我连钓鱼的心思也没有了。第二天,我和荒木沿着河崖,顺河滩去看看,有没有熊的脚印。突然,我们吃了一惊,在原地呆立不动了。啊,看哪,在前面六十多米处的上游河滩上,那头母熊正横躺着睡午觉。两头小熊亲密地头挨头,吃着奶。我们留神着不弄出一点声音,悄悄地退回去了。然后,又爬上河崖,攀到了从河崖伸向河滩的枞树上。我们想藏在那里,对熊好好地观察一下。我呢。总想找个机会,抱头小熊。我请荒木帮助我,可他总是不吭声。

  这时,正在吃奶的一头幼熊抬起头来。然后,扬起前脚使劲地打了一下还在大口吃奶的另一个兄弟的头。于是,那个兄弟也停下吃奶,把脸转向刚才打它的那头小熊。

  这时,正在吃奶的一头幼熊抬起头来。然后,扬起前脚使劲地打了一下还在大口吃奶的另一个兄弟的头。于是,那个兄弟也停下吃奶,把脸转向刚才打它的那头小熊。

本文由集团文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动物故事: 一头母熊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