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南】妹妹的心事(微小说)

- 编辑:威尼斯vns7908 -

【江南】妹妹的心事(微小说)

外遇,似乎不是男的错,也不是女人的错,而是金钱,欲望的错。

这两天桃遇到了一件有生以来最烦心的事,一连几天睡不着觉,寝食难安,一个人也整整瘦了一圈。
  是何事让桃如此烦心呢,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桃和柳是俩姊妹,桃是妹,柳是姐,桃比柳小两岁。
  十年前,姐姐柳高中毕业,由于成绩不理想,没有考上大学,毅然南下来到鹏城打工。靠着聪明和勤奋,姐姐柳很快在大城市站稳脚跟,并有了一份不错的收入。
  一年暑假,妹妹桃来到鹏城看望姐姐。柳陪着妹妹游遍了鹏城。看到鹏城的空气那么新鲜、花园那么漂亮、街道那么整洁,特别是晚上的鹏城灯红酒绿、霓虹闪烁,妹妹的心醉了,暗下决心一定要象姐一样来鹏城工作。
  两年后,高中毕业的妹妹也无心上学,一心想来鹏城陪姐姐。在柳的帮助下,妹妹找到了一份报关的工作,收入颇丰。为了寻求更大的发展,姐姐柳在鹏城大市场租下了一个柜台专营LED生意。妹妹桃也毅然放弃待遇不错的报关工作,一心一意协助姐姐做生意。
  在生意渐入佳境的时候,姐姐柳收获了一份不错的爱情。第二年又喜添千金。为了实现定居鹏城的愿望,姐妹俩早出晚归,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妹妹也拿出自己多年的积蓄帮助姐姐在鹏城买下了一套商品房。
  工作之余,桃和柳,姐夫和小孩,一家人常常漫步于鹏城街头、海边公园,品品茶、喝喝酒,过着令人羡慕的日子。
  然而,树欲静而风却不止。近段时间来,桃发现帅气的姐夫经常接到陌生女子打来的电话,姐夫接手机也开始变得遮遮掩掩,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有时到了第二天才回家。柳追问姐夫,姐夫就说,与客户喝酒喝醉了,酒后不能开车,所以第二天才回来。想想有道理,柳就没有深究。
  但桃总有一种预感,姐夫有了别的女人。
  那天,桃喝了很多酒,打电话叫姐夫来接。当到家门口的时候,桃装着睡着了。姐夫反复叫桃回家,桃就是装醉。于是姐夫一个人上楼去了。桃看姐夫已上楼,便开始检查姐夫的物品。突然,一个女人专用的东西进入了桃的视线,凭直觉,桃认定那东西绝对不是她姐的,因为她们姐妹俩用的都是同一个牌子。接着,桃又翻出了一张电影卡,那可是一张金卡呀。要从普通卡升到金卡得看多少电影呀,而姐夫却从未带她们姐妹俩看过一次。
  桃抓到了姐夫的证据,本该高兴,但桃却犯难了。
  如果直接告诉姐姐,必然引起夫妻大战,姐一气之下要么离婚,要么就会带着小孩纵身一跳让姐夫终身后悔,要知道姐的眼里可容不得沙子的呀。
  如果不告诉姐姐,我又该怎么办呢,桃反复地问着自己。不管怎样,我一定要阻止姐夫再错下去了,我要保护好我们姐妹俩来之不易的生活。
  那么,我要如何来保护呢?姐姐这么漂亮又会赚钱,姐夫为啥还会出轨呢?桃百思不得其解。
  没办法,桃只好将自己的问题发到网上求助,很快,参考答案出来了。原来,姐姐柳忙于照顾生意,忽略了关心姐夫,姐姐嫌弃姐夫赚钱少,姐夫在家没有地位,抬不起头,感觉回家很累,而婚外情却让姐夫很有成就感,自然是乐不思蜀了。
  找到了答案,桃开始行动了。她分别给姐和姐夫各留了一封信,不辞而别。给姐的信上说:“多关心姐夫,不要老是嫌他赚不到钱,让他活得更有尊严。”给姐夫的信上说:“姐的柜台需要你,那里有你施展才华的舞台。”
  为了柳,桃走了,离开了那座让她梦魂萦牵的城市。      

“你姐说,她要。”

付健母亲给他打了电话,说了实情,希望能劝劝姐夫。付健不知所措,母亲已哭得泣不成声。骂道姐夫没有良心,可怜了姐姐和外生女。一个完整的家眼看也就没了。

可能是天上对姐夫的行为做出了报应。姐夫出了车祸。腿骨折了,住进了医院。付健去看姐夫。开始只是拉了点家常,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姐夫真要和我姐离婚了?”

“姐夫能不能看在乐乐的面子上,再考虑考虑?她现在还这么小,单亲家庭来说,对孩子成家不利,这你也知道。”

姐夫老实,见不得别人对他好。常常叫到一帮人去那里打牌。女人见姐夫心眼实在,最主要是腰包鼓鼓的,也上了心思。

“我和我妈,姐尊重你的意见,你想好了,就离吧。我们也希望你过的幸福。”说完,付健起身走出了病房。

姐夫在外面和人打交道,不免认识一些外面的男男女女。统称为朋友。没事朋友相约打牌。麻将馆里的老板是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老公去了外地,听说外面可能有人。女人不仅穿着花俏,嘴巴也很会说话。笑眯眯地招待客人,端荼问暖地。男人们见惯了家里的女人,不免对这个女人是爱慕有加。

姐夫沉默。

姐夫更加放肆,开始彻夜不归。姐姐找到那个女人家,姐姐正好从屋里出来。姐姐像发了疯似的两个女人揪着头发撕打在一起。姐夫不好帮忙,只好两边拉,两个女个左一拳右一脚地朝姐夫踢去。姐夫急了,不管了看你们两个能打到什么时候?有了报警了。两个女人对派出所,为了一个男人对簿公堂。那个女人和姐夫两个没有实质证明是犯了某项法律法规,而姐姐影响了别人做生意民,就得赔偿。姐姐受了气,赔了钱。姐姐想了想,一狠心,离就离,谁怕谁,两人协议要离婚。

“那边离婚了没有?”

本文由集团文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江南】妹妹的心事(微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