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晓荷】隔(微小说)

- 编辑:威尼斯vns7908 -

【晓荷】隔(微小说)

  星河湾半岛公园。
  王小睿无心观赏秋日的风景,她坐在长椅上想着心事。
  唉!轻轻叹息一声,她真不知道自己哪根弦搭错了?稀里糊涂来应征出租自己,做了那个叫楚光宇的女友。
  那么,她为什么要出租自己呢?这话还要从三个月之前说起。王晓睿是家中独女,父母掌上明珠。大学毕业后,应聘一家合资企业做总经理助理。工作稳定下来之后,一到节假日回家,就陷落父母轮番轰炸,车轱辘话不外乎就是赶紧结婚嫁人,他们老两口急切切地要抱外孙子。王晓睿甚是烦闷,又无可奈何。她知道父母是为自己着急为自己好,可是这婚姻大事,岂非儿戏?哪能像去菜市场买菜一样,相中了,就可以付钱买回来了。
  对于一日紧似一日的父母逼婚,王晓睿真是一个头两个大。这不,又快十一长假了。就在上个月她架不住父母的逼迫,就谎称今年国庆节一定给他们带去男朋友。可是,自己明明是单身,并没有恋爱,哪里来的男朋友啊?弥天大谎撒出去了,到时候怎么回去向父母交代呢?
  她想起来了,那天她也是这样在长椅上坐着,看着天空发呆。
  “嗨!王晓睿,看背影就知道是你——对啦,你在这里发什么呆啊?怪不得找不到你,原来跑这里躲清静来了?”一声略带嗔怒的话音,突地在她背后响起来。
  嗯?王晓睿回头一瞧,见是自己的好朋友佟雅丽。讶异问道:“雅丽,你不是回家了么?”
  佟雅丽很快走过来,坐在她身旁,用手帕扇着风,王顾左右而言他:“哎呀,这天还挺热——小睿,你说都到秋天了,怎么还热啊?”
  “秋老虎么,当然还要热一阵——雅丽,别转移话题,我问你呢,你不是回家了么?”王晓睿用胳膊肘轻轻碰了对方一下。
  佟丽娅这才叹息道:“唉,别提了,说起这事我就郁闷……”
  “到底怎么啦?快说说。”王晓睿迫不及待又问。
  佟雅丽眉头轻轻一锁:“昨天接到我妈电话,她老人家说了,不带男朋友回去,就不要回家了。小睿,你是知道的,我是不婚族,怎么可能带男朋友回去?”说完,继续拿着手帕快速的扇着风,似乎要把那不快统统扇跑。
  王晓睿听完,也跟着叹息道:“唉,咱们两个真是同病相怜啊。你看,这不又快国庆节了嘛,我妈也给我下了最后通牒,言说,今年回去说什么也要带男朋友回去。要不然、要不然她就不认我这个闺女了。你说,愁不愁人?”
  “反正我是不找什么男朋友,爱咋的咋的。”佟雅丽一副霸气的模样。
  王晓睿忍不住笑了:“你呀,什么不婚族啊,其实就是嘴硬。倘若真不找男友的话,你妈妈就真不要你了。大孝女,你真的忍心让老人家着急生气?倘若急出病来,可如何是好?”
  佟雅丽这才正经回道:“关键是上哪儿去逮一个男朋友来?”
  王晓睿随声附和:“就是啊,哪怕是假的也好。最起码,也可以应付一下父母……”
威尼斯vns7908,  “等等……小睿,你说什么?假的?啊呀,我有主意了。”佟雅丽打断王晓睿的话,突然一拍手笑道。
  王晓睿愣了,狐疑道:“什么好主意?快说来听听。”
  “你还不知道吧,现在流行出租男女朋友,有的按天数计算,有的按小时计算……”佟雅丽的话未说完,王晓睿就急切追问道:“出租男女朋友?这倒是个办法。雅丽,哪里有这业务?”
  佟雅丽道:“当然是婚姻介绍所啦。”
  “怎么个租法?”王晓睿眉毛一挑。
  佟雅丽回答:“很简单啊,说好条件,讲好价钱,签好合同就行。”
  两个人都觉得这个办法好,能让父母在节假日高兴就行。至于以后怎样?那就以后再说。
  王晓睿和佟雅丽去了城北鹊桥婚姻介绍所,各自填好资料,留下双方电话号码,然后回去等消息。
  一个星期之后,王晓睿和佟雅丽先后接到通知,有了匹配的人选。
  与佟雅丽匹配的是个医生,双方都很满意,很快就签了合同。
  而与王晓睿匹配的那个人,比她大六岁,在市消防队工作,叫楚光宇,听说是个副队长。见面那天,王晓睿瞧见对方还很帅气,美中不足的是对方话比较少,问一句答一句。他们各自自报家门,说了各自家中情况,也都比较满意,于是就签了合同。
  按照合同规定,楚光宇要先陪王晓睿回家乡见自己的父母,陪伴二位老人过十一,来回一个星期。
  回到家里,父母非常高兴,弄了一桌子菜来招待。这个国庆节是王晓睿唯一一次没有听父母唠叨的节日,总之,一切都很愉快。
  回来之后,十一月月底,接下来王晓睿又该履行合同规定,要在楚光宇家待到过完春节。
  楚光宇的父亲早逝,是母亲一人把他和姐姐抚养成人,并且供他们姐弟二人上学,一直到大学毕业。此前,他的母亲是和姐姐在一起居住的,今年,他的姐姐被选派援助非洲医疗队工作,十一月月底就走。楚光宇就把母亲接了回来。
  楚光宇的母亲,如今已经七十多岁了,去年那一天,姐姐出急诊,老人上卫生间,突然滑倒摔了一跤,腿摔断了,行动自然就不方便了。鉴于王晓睿上班,楚光宇就雇了一个护工阿姨来照料母亲。到了晚上,楚光宇和王晓睿脚前脚后下班回来,每次都是楚光宇去厨房做饭,护工为老人洗衣服,而王晓睿呢,就陪着老人说话,常常逗得老人哈哈大笑。
  王小睿本是独女,又是家中掌中宝,性格活泼好动,要在光宇家安静的待上那么多天,除了上班,回来就陪伴坐轮椅的老人。一天两天还好,时间一长,王小睿就有些厌烦了。
  有一天晚上,她对楚光宇期期艾艾的说要回家。
  “你说什么?回家?”楚光宇一听,当时就急了:“王晓睿,当初咱们说好的,要让我妈过年开心,你、你这人怎么能这样?”
  王晓睿嘟着嘴不说话,最后哼了一声回房间。次日清晨,他们谁也没理谁,各自上班去了。
  所以今天一下班,王晓睿就没立刻回楚光宇家,而是又坐在星河湾半岛公园长椅上,浮想联翩。她认为自己就是某根弦搭错了,糊里糊涂把自己给租出去,简直是傻死了。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楚光宇终于打来电话道歉,说自己不应该对她发脾气,并且让她回去,说晚饭做好了,老人等着她回来吃饭呢。
  王晓睿一想,老人对自己挺好的,身体又不怎么好,不能让她老人家知道自己与她儿子怄气而担心。想了想,就回去了。
  回来时候,楚光宇出去了,原来是上自动取款机那儿取钱去了。他回来将王晓睿拉至门外,把钱交给小睿:“王小睿,这样行不行?我、我加钱。说白了就是我租你,而不是互相租。还剩二十九天。过完年,你立马就可以走人。”
  王小睿愣了一下,继而赶紧接过钱来,立刻眉开眼笑应道:“那好,一言为定!”心里却说,为了钱,本公主拼了,那就暂且忍一忍,就陪老太太过完年好了。
  日子很快就这样过去了,马上就到了年底。而这个阶段,正是楚光宇早出晚归的时候。
  转眼就到了大年三十,楚光宇照例还是值班,王小睿和护工阿姨一起剁肉馅包饺子,陪着老人家说话。
  王晓睿是个心灵手巧的女孩子,几个月下来,她也会做饭了,经常照着网上食谱学做饭菜。
  “老姐姐,您好福气哦,有一个这么好的儿媳妇。你可知道,现如今,这样的女孩儿可不好找啦。”护工阿姨不住的夸奖王晓睿。
  老人一脸满意的神情:“是呢,小睿这丫头看着就舒服,多好的孩子。我家儿子的眼光,当真是不错。”
  每逢这时候,王晓睿都是笑笑不说话。心里却说:“阿姨,我与你儿子可是雇用关系啊。其实,我是你儿子租来的女友呀,假的。”
  饺子包好了,窗外的鞭炮声此起彼伏,楼下不时传来孩子们的欢笑声。
  电视机里,主持人正讲解着各地的春节习俗,满屏幕都是喜气洋洋热闹的新春气氛。
  等到吃饭的时候,楚光宇打电话回来说,刚接到火警,就不回去吃了,让她们先吃。
  王小睿知道,越是到过年的时候,消防队出警的时候就越多,他们也就越忙。
  饭后,护工阿姨放假回家了。王小睿呢,擦了擦地板,把客厅厨房收拾干净,随后陪着老人看电视节目聊天。
  一直到春晚节目结束,楚光宇也没回来。
  初一中午,楚光宇回来一次吃了半盘饺子,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就又不见人影了。
  王晓睿在心里暗自嘀咕道:“这人,还真把家当旅馆了。”
  初三早上,王小睿出门倒垃圾。身子突然趔趄了一下,脚下差一点被什么东西绊倒。
  她仔细瞧去,只见门旁缩蜷着一个人,轻轻打着鼾声,睡的正香。
  王小睿叹了一口气,唉,又是凌晨回来的。
  她知道楚光宇的母亲神经衰弱睡觉极轻,有一点点动静就醒。所以每次加班回来晚了,楚光宇都是不进屋在门外坐着等天亮。
  此时此刻,王小睿就那样看着楚光宇疲倦的脸,目光似水,若有所思。
  年后,光宇难得放假,刚好护工阿姨家中有事,于是就打发护工阿姨回家。
  一大早他先为母亲擦完身子按摩完,然后去市场买菜,中午做了一桌子饭菜,很明显是为王小睿告别。
  席间,王小睿对老人说:“阿姨,我今天宣布,王晓睿正式终止与楚光宇的恋爱关系……”
  啊?小睿,这、这是为什么呀?老人一听,感到非常惊讶。
  楚光宇一副了然在胸的样子,心中暗道:“本来就是假的,租来的么,当然要中止了。”
  王小睿歪着头看看楚光宇,送去意味深长的一撇,然后拉着老人的手,郑重其事说道:“阿姨,因为……因为王晓睿要做您儿媳妇……”      

  王小睿有个雷打不动的习惯,就是每天晚上都会把自己的手机调成静音模式。主要是免于别人打扰,睡个好觉,第二日精神抖擞去上班。
  临近年关,公司委派她去各处催账,总算不虚此行,催账还挺顺利。那几家拖欠货款的负责人,先后把款子打入公司账号。连着十几天的跑来跑去蹲点要账,也把她累惨了。这天刚好是周末,回到租住公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王小睿简单吃了点东西,洗完澡之后就上床睡了。
  这一夜王小睿睡得好香,醒来的时候已是次日上午十点三十分了。她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伸胳膊,然后顺手拿起手机,发现有十五个未接电话。咦?今天是周日啊,公司基本也没什么要紧事了。这是谁啊?打了这么多电话?王小睿狐疑的点开通讯那个页面。啊?原来那些电话都是父亲打来的。
  王小睿赶紧回拨过去,电话响了半天,也无人应答。她的心里没来由咯噔一下,突然快速跳起来。
  “嘟嘟嘟……”电话又响了好一会儿,这才有人接听,王小睿张口就问:“爸,您怎么回事啊?咋不接电话?您给我打了十几个电话,是不是有事啊?”
  “哦,是小睿啊,刚才爸在厨房呢,没听见电话响……什么……我没给你打电话啊……”父亲在电话那头莫名其妙。
  王小睿说:“爸,既然你没打电话,那怎么我手机来电显示都是你的号码?”
  “刚才是冬冬拿我手机玩游戏了,估计是那孩子不小心按错键了吧?”父亲沉思片刻回道。
  冬冬是王晓睿姐姐的小儿子,今年七岁,正是七岁八岁讨人嫌的年纪,特淘气,没事就喜欢用手机玩游戏,还喜欢乱按着玩。
  王小睿点头道:“嗯嗯,一准是那孩子——爸,没事就好,我挂了。”
  “小睿啊,等等,你妈妈让我问问你,今天能过来吃饭不?爸今天一大早钓的鱼,等着给你红烧呢。”父亲赶紧又说。
  “不行啊,爸,您是知道的,我越到年底越忙,一会儿还要去公司对账……等过几天放假了,我就回去。”王小睿一口回绝。
  “哦,那好吧。”父亲的声音里带着一抹失望挂断了电话。
  又一个周末晚上,王小睿她们同学聚会,大家很久没见面了,疯了半夜才散去。因为高兴她又喝了酒,一觉闷到次日十一点才醒。拿起手机一看,怎么又是十几个电话?不会又是冬冬那小鬼头捣乱吧?不对呀,姐姐她们一家前几天不是上外地姐夫老家过年去了嘛。王小睿一面在心里嘀咕着一面拿起手机查看,果不其然,还真是父亲电话。
  “难道姐姐她们还没走?”王小睿自言自语说着,把电话回拨过去。这一次她没紧张,想着一定又是冬冬那孩子搞事。
  这次电话接通的很快,王小睿开口道:“爸,您说着点冬冬啊,没事别乱动手机,老是那么惯着他……”
  “小睿,你爸在医院呢……”电话里传来母亲的声音。
  王小睿心中一颤,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妈,我爸咋了?他、他咋去医院了?”
  “小睿,你快来吧……”母亲焦急催促道。
  王小睿快速穿好衣服,没顾上洗脸,抓起钥匙奔出家门。
  等她驾车赶到医院的时候,父亲还在急救室抢救没有出来。
  王小睿搂着母亲坐在走廊外面长椅上,听母亲断断续续讲着事情经过。
  原来,今天上午十点多的时候,父亲突然感觉腹部疼痛难忍,脸色苍白,母亲吓坏了,赶紧给王小睿打电话。怎奈那时候王小睿还没睡醒,手机又调成静音模式,根本就没听到。母亲急坏了,只好去村口截车。因为这个时候,村子里的人都去村委会看戏去了,根本就没人。
  原本父亲和母亲也想去看戏的,一大早上起来,父亲就腹部不舒服,母亲怕他吹了风着凉,所以,他们两个就没去。以为喝点热水,再吃几片止疼药就没事了。谁知道,竟然越来越疼。母亲马上给王小睿打电话,就是没人接。幸运的是,后院一个远房亲戚家儿子恰好开车回家,得知父亲情况,二话没说,赶紧把老人弄上车,这才送到了医院。
  没多久,父亲终于推出急救室,医生说,是急性阑尾炎,好在送来的及时,没有胃穿孔,别担心,没事了。王小睿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
  姐姐后来知道了事情原委,对王小睿说道:“小睿,你呀,还是不要一到晚上,就把手机调成静音了,这习惯不好。你想啊,爸妈在郊区,离咱们都是几十里地,有事联系不上咱们多着急啊,就像这一次,你看看,咱妈找不到你都急成啥样了?幸亏遇上远房表哥,及时送医院,要不然,出了事,岂不是一辈子遗憾吗?你只知道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是为了不让别人打扰。可你知道吗?你这也是把父母隔在了你的世界之外了。”
  王小睿一阵阵后怕,姐姐的一席话一下子击中她的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是啊,父母都老了,以后真不能再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了。   

本文由集团文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晓荷】隔(微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