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子血洗白家庄村 连老带小统统杀得片甲不留!

- 编辑:威尼斯vns7908 -

鬼子血洗白家庄村 连老带小统统杀得片甲不留!

从2010年开始玩“新浪微博”至今,总让人想到《西游记》里的一句歌词:“魑魅魍魉怎么就这么多?“”回到我村几个月了,断断续续听了一些故事后,终于找到了答案:自古而然。
  
   1 枪毙李地主
   在我们伟大的新中国成立之前,我村有一户人家,家有良田二十余亩,是我村李姓家族的头面人物。他的名字好像叫李鸿达吧,论辈分,我应该叫他曾祖父,用我们这里的话就是”老爷爷“,爷爷的父辈。
   李鸿达生于晚清,大概跟伟大的周恩来总理年龄相仿。我李氏家族都是耕读为家,秉承祖宗遗训,勤劳做工,俭朴生活。这李鸿达父亲没有什么田产,又赶上拳匪运动,被卷去了北京,八国联军打进中国的时候,便被处死了。李鸿达与母亲相依为命,守着祖上留下的二亩薄田。
   那时,我村有个落第秀才,叫王静仁,慈禧驾崩那年在我村开了一个私塾,据我考证,那个私塾的位置大概就在我村西南,李于强家后的大坑那儿,那坑是解放后搞的。李鸿达那时候十岁光景,已经挑起了家里耕田的大梁。那日从西地归家途经私塾,听到王静仁领着几个孩子大声读着”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便被朗朗读书声吸引,趴在窗户沿儿上朝里看。那王静仁一抬头就看到了蓬头垢面,双目出神的李鸿达。便走出门口,李鸿达就笑嘻嘻站着朝王静仁鞠了一躬道:“大哥,恁吃了吧?” 王静仁打量了李鸿达半晌才道:“你是打拳的那儿子吧? ”李鸿达脸色顿时黯淡下来,对此事他引以为耻。王静仁接着又说了:“不读书,不知道;明天起,干完活,来读点圣贤书吧!”
   从那以后,李鸿达便常常去王静仁那儿读书识字,大概读完了《论语》《孟子》《千家诗》。直到后来一次,村里闹匪,王静仁被砍了头,抢了钱后,李鸿达才终止了读书的生涯。而这便打下了一些底子,从书里,大概明白了怎么在这块地上做个堂堂正正的人了。
   后来,李鸿达便慢慢在我村发达了起来。他不仅地耕得好,结交的朋友也广,三教九流,但凡与之打了交道,无不佩服其为人坦诚而又有担当的。平时也去县城做些小生意,一来二往,慢慢积攒了一些钱财。有了钱,村里有浪荡子弟走投无路,就去他那儿借钱蹭吃蹭喝,他先是对这样的人一阵臭骂,然后好吃好喝招待了,钱借出去,并给他们找一条生计。人缘便越发好起来,到了大革命失败那年,他家的田产已经有十余亩了,耕牛六头,青山羊二十只。日子红火得很,与乡里的有头面人物称兄道弟。
   而我村那时候,有另外一户人家,也是我李氏家族成员,名字叫李桂河,弟兄四个,个个生得膀大腰圆,却天性卑劣,喜欢欺负人,爱作威作福。常常因为抢占了弱势人家的一溜地,弱势人家不让,弟兄四个就拳脚相加,在我村可谓一霸,但独对李鸿达畏惧得很。很多次,他们在我村称王称霸时,都被李鸿达批得狗血喷头,丢盔弃甲地回家闭门大骂,出了门,遇到李鸿达依然笑容满面。
   有一年,鬼子进村。李桂河做了带路汉奸,给翻译说李鸿达是抗日的军人。李鸿达得知风声早,一早溜走了,扑了一个空;鬼子离村后,中央军的一个分支,七路进村,李鸿达因为被鬼子追杀过,被尊为上宾,七路住在李鸿达家,那时候吓坏了李桂河。李桂河连夜托人找到李鸿达,给李鸿达三跪九拜,求饶一命。其实,白天时,七路长官就问村里可曾有过汉奸,李鸿达只字未提李桂河。李鸿达看李桂河跪在地上,便对他一阵痛骂,从晚清的老爷爷一直数落到现在。最后,两个人坐在一起喝了酒,李鸿达叫李桂河弟弟,李桂河称李鸿达为亲哥哥。的确,朝上数五辈,是一个爹。
   李桂河过了没有多久,便离开了村子,不知去向。
   李鸿达在村子里依然主持着一个村的公道,又用辛苦赚下的余钱购了几亩地,那时候家里已经二十余亩地了。可全部都是李鸿达一家人耕种。
   转眼,日本鬼子被打跑了,蒋介石也被打跑了,新中国成立了,土改到来了。
   李桂河参加革命了,土改时从外归来,裤腰带别着一把枪,进村放了三枪,领着人直奔李鸿达家。李鸿达正和两个儿子准备把家里的余粮贡献给村子,朝口袋里装粮食,李桂河一脚踹开了门,进了家门便把他们爷仨给绑了。
   接着召开全村批斗大会,李鸿达父子三人被五花大绑推上批斗台,李桂河站在旁边,一边用枪托子打着李鸿达的脑袋,一边对下面我村村民大吼道:”老少爷们,过去我们受够了这个李鸿达,李大地主的阶级剥削,现在大家把积压这么多年的冤屈说出来吧!”
   台下百十号人,个个呆呆望着李桂河,没有人说话;李桂河气急败坏地叫嚷了几遍,还是没有人批斗。从乡里来的人,把李桂河拉到后面,叫他罢手,看来李鸿达不是恶人。李桂河气急败坏地怒斥了乡里干部,说自己当年打鬼子的时候,差点被李鸿达出卖,李鸿达不仅是大地主,还是大汉奸,罪该万死。他说得兴起时,冲到李鸿达旁边,用枪托子狠狠猛击李鸿达的头部,李鸿达血流如注,倒地,被身边民兵扶起。两个二十来岁的儿子也被打得头破血流。李桂河接着命令民兵拉着李鸿达父子去了我村家后大坑旁,三声枪响,李桂河亲手杀了李鸿达父子。
   李鸿达的妻子,过了没多久便抑郁而终,家里只剩下了他的小孙子李福海和儿媳相依为命,八岁开始四处讨饭得以成人,在我村种了一辈子地,有了一个儿子,儿子刚过四十便去世,唯一的一个孙子是我村第一个研究生,现在已经离开我村,在外地谋生了。
   而李桂河因为参加了革命,子孙荣耀。据说都混成了上层人士,不在我村已经很多年了。
  
   2 村霸的战争
   大抵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江湖里自然会滋生各门各派,各大门派力量较量后总要产生出一两个绝顶的门派来。我村地处偏远的乡野之地,虽属于尧舜发源地,孔孟之乡,而古风早已经荡然无存;所谓的孔孟之道在我村也仅剩下,儿子是要赡养老子的,死人了要叫上平日里都不怎么来往的远房亲戚来吊孝的,出殡时依然要披麻戴孝哭声震天的,死了人的家里三年不贴春联有厚葬遗风的。除此之外,我村上下莫不被资本主义之风气和势力主义之潮流所吞没。
   早些年头,我村力量悬殊的差别大都来自于武力,谁的家族人多势众,自然为我村霸主。我村老霸主兄弟子嗣众多,改革开放后众子孙又励精图治生财有道,家家户户生活殷实;老霸主家有一男,年龄四十左右,我村小霸王是也。其人口齿伶俐而诡计多端,门路广达而又是一个生意经,管理我村水资源的有无。
   一日,他要在我村建设新的水利项目,所经之处便要砍掉我村村民们的树木,从村头一路砍杀过去,树木倒地,无人敢多言。而砍至村当街,遇到了一个新生派的霸主。此霸主兄弟八个,排行老四,家中又有三个膀大腰圆,在外边混江湖的儿子,家里资产甚多,据我村有关人士推测,此人乃我村首富也。他竟然不让小霸王砍他家的树,小霸王不愿善罢甘休,竟然趁着新霸王不在家的时候,砍掉了他们家的两颗小杨树。此招一出,势必引来一场血雨腥风了。
   新霸主从外赶来,伙同兄弟几个,把小霸主狠狠修理了一顿;小霸主被打得头破血流后,丢盔弃甲回到了自己大伯家,大伯看到自己的亲侄子哭得如刘备一样,恨从心生,叫上两个儿子,拿着家伙,直冲新霸主家去了。新霸主打了小霸王后,觉得万事大吉似的,便遣散了各位兄弟,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听着山东梆子,饮茶回味自己这一次的胜利果实。当小霸王他们破门而入的时候,新霸主已经无路可退,被他们爷四个,挤在墙角打断了两根肋骨,这还不算完,又把新霸主家砸得个稀巴烂。
   新霸主痛定思痛,气不打一处出啊!第二天稍作休整,领着俩儿,守着我村大桥,小霸王的大伯路过时,三个人一哄而上,拳打脚踢,打得老家伙昏死过去了。然后这还不算完,新霸主早就买通了我镇各路关节,然后其儿子率领众多的外援,轰到小霸王的家里,狠狠揍了他,并逼他退出我村政界。
   这种混战结束后,两大家族便都住进了医院,都做了法医鉴定,都报了警。开始,由于新霸主打通关节在先,给各路神仙塞了不少money,故各路神仙对于小霸王一家的控诉置之不问。而天外有天,小霸王朝中有当官的,一封朝奏九重天,大神仙从上面发了几句话后,各路神仙便纷纷倒戈一击打向新霸主,警车长鸣我村上空几分钟后,新霸主被抓了进去。小霸王家族又有笔墨文人出身的关系户,在新媒体崛起的现代,制造了一些舆论压力。至此,新霸主不得不低头认罪,赔礼赔钱道歉,灰溜溜被小霸王打得溃不成军。
   如今,小霸王在我村越发飞扬跋扈起来,打算接收我村矿产资源的管理,并要其门人把握我村经济命脉。
   吾乃鼠辈,实在不敢蜉蝣撼大树。若有一日,我可以砍掉这棵树时,定会举起斧头,连根撅起他来!

平山惨案中,母亲为不连累他人将刚吃奶的孩子捂昏三次。有不少网友回复自己的长辈也经历过这种事情。一位网名叫loveDragon的网友说:我奶奶对我说过,那时候日本人来扫荡他们都钻在地窖里,孩子哭的时候她就捂孩子的嘴结果就把孩子捂死了。

若时间再过个几十年,新一代的中国人还会记住他们长辈的长辈的故事吗!

当年在日寇的屠刀之下,中国百姓的生命就如蚂蚁,而一个小孩要在那种环境下成长起来,那种艰难是现代人无法想象的。

在说平山惨案之前,福哥今天还要引用一个网友的故事。

这位叫害怕过夏天的网友在回复昨天的内容时说:我老爸那时候只有两岁,当年日本人一来,村里人就往山里躲,我爷爷抱着我爸也躲进了山里,爷爷躲了一下就出来看看动静,结果刚好遇到日本人,用枪对着把他抓起来了,爷爷无奈对着山里喊了一嗓子:麻烦帮我带一下孩子!爷爷被抓走了,只留下可怜的老爸,那些乡亲也没人管他,两岁的老爸一个人跑回家了,家里大门紧锁。他就沿着村里走,看到有个瞎眼老太太没走,就进屋紧挨着老太太,老太太还做了饭给他吃。可是日本人来了,拖着老太太进了里屋,老爸又独自一人跑了出来,天黑了,还下起了大雨,老爸又回到家,在台阶上的稻草堆里窝了一晚,第二天日本人走了,家里人也回来了,爷爷趁日本人不注意也逃回来了,万幸都平安。

本文由集团文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鬼子血洗白家庄村 连老带小统统杀得片甲不留!